法国 巴黎
美国 哈里斯堡
美国 普林斯顿
加拿大 温哥华

5月10日:平等快乐的权利 [by Sam]

Day 56

距离上一篇日记,将近一个月过去了。这一个月过得像驴一样,别说日记,正常机能都能弃则弃。其实我私心想想,如果没有疫情,我今年八成按时毕业不了。我节省了一切通勤和社交的时间,导师和论文委员会教授的时间更灵活,疫情当中情况特殊大家额外体谅,学校又把答辩和终稿提交时间延后了一周多……等等种种因素加在一起,才让我卡在答辩的最后一天答了辩,交论文的最后一天交了论文。

很不好意思地承认,在家禁闭的日子里,我还是出门了。只有一次,是我论文答辩通过后那一天,班里另外两个论文答辩通过的同学邀请我一起去他们合租的家里喝醉。我们反复确认彼此的健康状况和本月行踪后(or rather, lack of 行踪),他们来我家接我去了他们家。我连和人出去约会睡觉都没这么小心过,想想现实真他妈的荒谬。我大醉一场,因为自己家没储备好威士忌疫情就爆发了,我在朋友家占尽他们的便宜,shot shot shot加啤酒。第二天一早朋友又开车送了宿醉头晕的我回家,这就是我这两个月以来的唯一非独自娱乐活动,如果也算得上的话。

这短暂的几小时,大概也是我这两个月以来唯一真正什么都不必考虑、痛痛快快玩的时间。清醒过后,又要为未来担忧。我一直在思考,我作为一个外国人,和本国居民之间的区别到底在哪里?语言,我逐渐在慢慢赶上。文化,我本来对亚洲文化的归属感就比较弱,反而回国时受到的文化冲击更大。朋友圈虽然小了点,但也在慢慢建立起来。为什么我还是觉得不能自在生活?种族问题暂时不表,归根结底还是一本护照。护照差别的背后,不仅是找工作受到的种种限制,更是深入骨髓的不安定感。

这样的不安定感像一朵永远不会飘走的乌云,让我在任何时刻都无法完全掉以轻心。简单的找工作,我需要咨询移民律师才敢完全安心。我的生活永远是有截止日期的,短暂拥有的特权,随时都会过期。我学会了很多新的名词,掌握了很多细微繁杂的规则,小心翼翼不要过线。国际处也在时刻提醒,不要违规,不要违规。暑期要出国旅行吗?别忘了找我们要签名,带着你的I20一路走。在申OPT吗?你不能回国,要等到你工卡批下来才能走。云云云云。

That, and the Type A Asian culture. 因为从小被教育谦虚且时刻被拿来和别人比较,有很多时候,我意识不到自己多厉害,也不敢为自己庆祝。我脑海里一直回荡着那个笑话,说We are Asian, not Bsian. 好像追求顶尖是一种理所当然。你不拔尖,你就没脸休息、没资格快乐。

可是就算我不是最棒的,难道我就不棒了吗?不光是我,所有留学在外的朋友们,你们知道自己有多棒吗?我助教的班里有个中国来的本科生,今年也是毕业生,疫情爆发后定了两次回国机票都被取消了,最后终于赶在学期末回了国,时间线卡在期末考试那周,在宾馆隔离时克服了时差和梯子的障碍,参加了期末考试。我昨晚刚批完一个班的卷子,她拿了几乎满分。我真的好为她骄傲。这大概只是中国国际生的一个缩影,好多人都咬着后槽牙在拼命生活,也有好多人都很要强、很坚强。话说回来,大家都很棒,或是有很多人都比我厉害很多,那我就没有资格为自己鼓掌了吗?

成绩是一方面,更明显的是老生常谈的身材长相。好像你不是模特连穿漂亮衣服的资格都没有,更别提有权利喜欢自己的身体。我回国买衣服的时候总被教育说要学会找到能遮挡缺点的版型。我当时心里想,我为什么要遮住我的手臂、我的大腿?我觉得它们挺好的,肉都是我自己辛辛苦苦长的,哪是什么缺点,又为什么要遮挡。但长期以来的灌输还是让我无法完全摆脱质疑自己的习惯,总觉得自己还是少了一种理所当然的底气。

这样能够平等快乐的底气,我会一直寻找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