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国 巴黎
美国 哈里斯堡
美国 普林斯顿
加拿大 温哥华

5月11日:五月以来的一些琐事

一周多没有写日记了,失去了记日记这个锚,时间过得越来越糊涂。温哥华这里夏天的热气已经慢慢升腾上来,低头刷手机却发现多伦多还下了五月飞雪,真是不可思议。逐渐要复工的消息传来,听上去却少了几分期待,竟无端端生出,不然就这样浑浑噩噩过下去的念头吧。

上个周日和昨天,我都带着我的游戏机跑去朋友家一起打游戏了。这是我第一次在疫情期间的面对面social,这感觉实在是太不一样。面对面和人说话、吃饭、玩游戏,这种体验是再多虚拟社交都不可代替的。昨天真真从上午11点左右到了朋友家,一直玩到晚上11点,我11点多才回到自己家。本来前两天我打动森已经打到有些疲乏了,现实中啥也不想干,在岛上也漫无目的闲逛,还被自己岛上的猫咪吐槽了。昨天在姜和汪的陪伴下,我终于又有了重新建岛的欲望,姜还帮我画了岛屿规划图,帮我抓了好多好多鱼虫什么的,感激不尽。

其实自从搬回Joyce家之后,我就觉得过得有些烦闷。在爸妈家的那段时间,因为爸妈都还上班,我每天会在家里有一小段独处的时间,但搬回自家有了室友之后,独处的时间几乎没有,想要独处就只能呆在自己的小房间里。一直宅在家又会觉得这里也脏那里也乱,越看越不爽,动手收拾之后没两天就又脏乱了,内心常常非常暴躁,有种西西弗斯推巨石的绝望感,唉。

上周的时候又发现自己前胸后背上生了好多红红的小疙瘩,痒痒的,赶快去看了医生,医生说应该是过敏,给我开了药来吃,可这吃了几天也不见好转,前晚和昨晚反而更痒,三四点的时候起来涂止痒的炉甘石,自己对着镜子艰难地满后背乱涂,身上被干掉的炉甘石弄得斑斑驳驳,看上去倒有些艺术感了。

我很久没写日记,也不太写到蓝哥了。跨国恋这样的事情,对我来说本来就是打破了原则,硬着头皮去做,现在我自己在这边关在家里久了,生活节奏被放缓,注意力总会被微不足道的事情所吸引,一件米粒大点的事情放在心头滚来滚去,也能被滚成一坨饭团,不是事儿的事儿也成了事儿。我知道自己的情绪化,知道它怎样折磨着我,现在又把别人拖进这个深坑,但我也控制不住,不是容易感到生气,就是觉得看不到希望,稍微遇到一点矛盾就想退避三舍。原来经营感情和经营一份事业差不多,总要抱着不能轻易放弃的心态才行,我又想起之前跑10K,那可能真的是我这种容易放弃的人坚持做到的最好的一件事了,要是我把跨国恋坚持下去,那我以后就又多了一件可以感到骄傲的事情了吧。

5月5号那天凌晨6点起来听了一个zoom讲座,主题是面对类似Jingyao或者李星星这样的案件时,普通人除了愤怒还能做些什么,当时的主讲人还有一位是在温哥华的女生。那天听完还挺激动的,很受到鼓舞,同时也关注了一些相关方面的微博。总是看这样的事情确实是会感到心累,不知道那些已经非常involved的人是如何做到平衡自己的情绪的,这一点就很不容易了呀。

我常常写着写着才想到这是防疫日记,最近已经很久不再怎么关注每日疫情更新了,大体上知道是放缓了,也知道要复工了,知道英美出现了不明炎症的儿童,疑似和新冠病毒有关。今天又看到说温哥华市中心有人在protest,甚至堵在医院门口,向医护人员施压。武汉又出现了确诊,舒兰又“封城”。写到这里都不想写下去了,列举新闻也没什么意思,不写了,就这样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