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国 巴黎
美国 哈里斯堡
美国 普林斯顿
加拿大 温哥华

3月20日:按下停止键的校园 [By 林之]

美东时间3月20日晚上

美国19737确诊,273人死亡。新泽西889例确诊,11人死亡。

美国日增5000,这个数字已经已经超过了之前所有国家的最大日增量了吧?(不算湖北加上临床诊断一天增了一万二的那个特殊情况)不管是中国还是意大利,疫情最重的时候也不过是一天增三四千。

这一方面说明美国之前确实已经造成了大规模的社区传播,另一方面也说明美国的检测能力正在逐步提高。但是美国这个检测能力啊,真是每个州都不一样,而且差距巨大。纽约每天涨两千多例,是全美第一大疫区,但是人家每天能检测一万例;我所在的新泽西到现在确诊900例,可是全州检测不过1200例。这个检测确诊比例实在是太离谱了,以至于我都怀疑是不是数据不全。

在政策方面,今天最值得一说的是纽约州、新泽西、宾州、康涅狄格、特拉华结成了五州联盟,史称美国“东北互保”(划掉)。几个州纠结起来同进同退,一并找联邦要钱,说是要1000亿美元的现金拨款来度过难关。

纽约州和纽约市吵了半天的架,最终没能下决心封了纽约市,但同样颁布了非常严厉的社会控制措施,其中包括:

l 颁布《马蒂尔达法》。这个法案以纽约州州长母亲的名字命名,是专门用来保护老年人和易感人群的。要求这些高危人群必须居家,出门不要使用公共交通,访客要测体温,自己和看护要戴口罩。(这似乎是美国官方第一次提出来没病的普通人也要戴口罩)

l 要求除必要工种外,全员100%居家。任何单位都要遵守,否则罚款。

听说新泽西州未来会采取更为严厉的管控措施,按照新泽西和纽约同进同退的作风,我估计上面这些措施在新泽西实行也只是时间问题了。

纽约一天增量两千多,再怎么宽裕的医疗资源也经不住这么用法。实际上,纽约能撑到现在还没出现医疗资源挤兑,纽约市长说还能撑两三周,已经让我颇为惊奇了,只能说不愧是发达的资本主义国家,家底不是一般的厚。

不过纽约现在已经开始用非常激烈的手段扩充医疗资源了。从护校、医学院和退休医护中征召医护人员;呼吁厂商改生产防护物资,州府愿意支付额外费用购买;建设临时医疗设施,纽约的贾维茨中心、纽约州立大学、纽约市立大学、圣约翰大学都在改建之列。(这是要建方舱么?)

纽约有一点特别令人担心,他现在只有18%的病人在医院中治疗,其他人都在居家隔离。居家隔离这个政策在武汉是不成功的,不但让大量的轻症转为重症,也造成了家庭中的再次传染,不知道纽约的居家隔离最后结果如何。

外面的世界疾风骤雨,其实美东今天的天气极佳。白天温度到了24度,春天的气息已经很浓厚了。因为天气好,也因为普林斯顿所有本科生都已经离开,我今天去普林斯顿大学转了一圈,想看看学校按下了停止键的样子。

普林斯顿镇上的人流只有平时的三成。除了镇上的主街Nassau街上还有些车流,其他的街道都极为清静空荡。镇上的超市还在正常营业,有些餐馆坚持提供外卖,其他的店铺一律全关,各种“Cloesd”挂在店铺门上。像是珠宝店买贵重物品的店铺,似乎是意识到了这波歇业会旷日持久,于是撤下了橱窗中贵重的展示品。

店铺关了大半,街面上也就没什么人,大多数人都行色匆匆。美国人民到现在还是不戴口罩的,不过我在CVS门口听到了一段交流,倒是颇为有趣。有一个口罩戴得颇为严实的白人妇女在街上走过,迎面有个老妇人专门迎上前去问口罩是哪里买的。美国人民现在到底是不习惯戴口罩,还是想戴口罩但是买不到了,也实在是值得推敲。

后来我在教学楼里偶遇了一位教工,我和他相向而行狭路相逢,在相距两米的时候他下意识地做出了一个“止步”的手势。我倒不觉得这和歧视有关,更像是在这种情势下下意识地要保持人和人之间的距离。美国人民终于有了点儿身处疫情之中的觉悟了,真是不胜欣慰。

普林斯顿镇上十分清静,到了学校里,就只能说是百分清静了。学校里的本科生几乎走完,图书馆关闭,大部分的院系楼关闭或一天短暂开放,学校里几乎是没有人。学校中的广场和草坪常年学生熙攘,如今这些地方都空荡下来了。我走在学校里,只觉得天地安静。恐怕往前往后,这个校园都很久不会寥落如此了。

然而,静默沉寂只是普林斯顿的一个面相。美国人民的抗疫毕竟与中国人民不同。我记得1月底我身处天津,整个天津城可谓“万径人踪灭”,道路上没人没车。在政府没有硬性要求的前提下,天津人民自觉自愿的把自己关在家里,坚决不出门。

可美国人对户外的热爱无比挚烈,繁盛的春光稍作引诱,便能把他们从屋子里迤逗出来。美国政府也想到了这一点,所以在关停了所有的商业店铺学校之后,却不禁止人们在户外散步,只要保持六英尺距离即可,州公园和国家公园也没有关,而出门遛狗更是名正言顺,甚至还颇受鼓励。因为这样有助于身心健康,不至于在家里憋出毛病。考虑到美国的持枪率,万一在家心里失衡,到时候开枪打谁都不好。

在普林斯顿的校园中,今天下午阳光一好,便有不少留守的学生从屋里钻了出来,到草坪上享受阳光、跑步锻炼。春光照在他们身上,风是如此的温暖和煦,我看着学生们慵懒地沉浸在阳光中,一时竟然有点不知今夕何夕。我仿佛身处一个令人愉悦的平常春天,美国那将近两万个确诊患者都像是在另外一个平行世界似的。

前两天有个朋友晚上途径普林斯顿大学,跟我形容说“那里像个鬼城一样”。我今天去看了看,倒觉得不像。1月底的天津才像是鬼城,那是真没有人。普林斯顿如今的样子,倒更像是我国正常春节前清静下来的大城市,因为很多人回家而街市人少,但正常生活还在继续,照样跑步,照样享受春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