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国 巴黎
美国 哈里斯堡
美国 普林斯顿
加拿大 温哥华

3月14日:柏林封校了[By 符号周]

中午12点半收到学校邮件,明天起柏林所有高校图书馆暂时关闭,重新开放时间未定。博士论文正值收尾阶段,可不能就此耽搁提交。于是匆匆吃完午饭,拿着口罩出门。

为什么是拿着口罩出门呢?因为德国政府和专家反复强调口罩对健康人群帮助很小,戴口罩实属“异类”。而上周有中国女生戴口罩出行,也被人大声小声地骂了。所以戴口罩真得需要勇气,来面对冷眼非议。上了城铁,起初人并不多,人与人之间尚能保持距离。城铁行至亚历山大广场站,上来一拨人。我算了算,如果到往常的车站弗里德里希大街下车,必定要穿过密集的人群才能到图书馆。我当即决定提前一站下车,步行去图书馆。后来证明我的判断是对的,哈克广场的这一战的人明显比F 大街少。

学院图书馆贴了告示,要求所有人至少保持1米5(即一个座位)的距离。我先搬来最新的Kommentare校队脚注,校对完后各种下载、复印和扫描。其间,对面一个小哥咳嗽了几次,我和隔壁的印度妹子四目相顾,看得出来,我俩都很紧张。等到小哥再咳嗽时,我不管三七二十一戴上了口罩,成为学院图书馆第一个戴口罩的人。不少老师和同学都看到了我,但没人表现出异样。

晚上7点收工,怀着顶风作案的心态去一心吃了一碗蒸笼饭。刷新闻得知柏林关了酒吧和夜店,不知道接下来会不会关闭商场和其他娱乐场所。晚饭之后去Rossman买了一小瓶洗手液。疫情当前,洗手液也限购啦。每人限购三瓶。一人拿了5瓶去结账,收银员直接扣下2瓶放在旁边的购物框中。我一看,购物框里堆满了被没收的洗手液。哎。

又去囤了一波粮食。好好宅着,静等疫情过去。近期之内就不回国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