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国 巴黎
美国 哈里斯堡
美国 普林斯顿
加拿大 温哥华

3月23日:我的墨西哥朋友悄悄撕下中文对联 [by 付航]

来墨西哥san cristobal投奔了朋友夹子笛子,这里阳光明媚,植物丰盛,物价便宜,小孩子满地乱爬。

正要乐不思蜀,夹子提醒说:你是来避疫还是来度假?不要忘了,墨西哥迟早也会成疫区。

这几天仔细观察,街道缺少上次来所见的活力,一些店面已经关门打烊,还在营业的,经常顾客只有我一个。最经常去的cafe libre,店员说还在讨论接下来会不会继续营业。

这两天免不了说到疫情,眼见着墨西哥的确诊数字从250,300,350的稳定增长。但这个数字真的代表真实的疫情,还是缺少检测能力,亦或者政府有意维稳?带着不放心,专门联系了在墨西哥的新华社记者小吴,他从联邦和州之间的矛盾出发,分析政府确实有维稳隐瞒的迹象。同时提醒说这几天政府措施可能有急剧改变,最好囤积一些物资以备不时之需。

今天中午阿拉丁和蓝潘潘也来拜访。他们是一对情侣,辞职后来墨西哥开房车到处玩,已经玩了五个月了。正准备继续前往危地马拉,现在这情况只能困在我们这座小城了。他们还是b站的热门up主。

谈论起现在的情势,大家都觉得不乐观。墨西哥当局关闭了美国边境,却依然放任欧洲游客进出。底层民众没有存款习惯,手停口停,真要让经济停摆,估计会面临巨大的民生危机,只能艰难寻求平衡。

于是只能珍惜眼前的短暂平静。吃完午饭,在暖呵呵的阳光里,大家切开西瓜吃,一边逗弄胖丁。

但夹子说他已经把门口那幅中文对联撕下来了。谁知道会发生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