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国 巴黎
美国 哈里斯堡
美国 普林斯顿
加拿大 温哥华

4月6日:前天的坑还是没写完…[by 阿麦]

我看我那个总结是写不完了……

话说回我的小黄文,今天在女性好友们中收获了不错的评价,居然被说像今敏!《千年女优》!明天如果我出了什么事,那这篇小黄文就是我人生中文学的最高成就了!哈哈哈!港真,不然我副业去做个女性情色文学写手???年轻女性版渡边淳一???请各位大佬打赏!!!

今天上午还在家看了正经书!之前友邻推荐的“近距离看美国”系列的第一本《历史深处的忧虑》(感谢!)。上次做了那个疫情有关的project之后,我的最大感触就是,这样的自我调查,并且用写下来的方式表达,比在群里和其他人进行在线即时讨论有帮助更多,我可以有时间对一个问题进行深度思考,而在线讨论往往大家都还是带着各自偏见和情绪去对话,很多人抛出观点但并没有有力论证,讨论下来并没有多少实质的知识交换。过去的我以为那样就已经是关心时事了,尽职尽责了,但或许在过多的信息轰炸下,我慢下来,沉入一个话题好好探索,才是真的可以吸收到新知识的方法。慢下来,就不能依靠碎片化阅读,真的只有读一本好书,才能带来更透彻的理解。虽然现在有时看到让自己很不爽的言论还是很想反驳,但我从今天开始…要学会控制。我现在很为自己过去一段时间因冲动而说出的一些偏激的话感到后悔,观点不是不可以偏激,但必须有理有据。

好吧,我还是要在自己的日记里说说。最近有很多关于在处理危机问题上哪种体制优越的讨论,这个对比的问题太庞大了,今天不谈,而且两方人最终可能都无法说服对方。我就在想,也许谁都不必非要让对方接受自己的价值,假如我相信A,我就选择留在A的地方,假如我相信B,我就选择留在B的地方,大家各自做出选择就好。人最重要的是知行合一,一个人的行为实践难道不该和其理念一致吗?我所奇怪的是,有人在同时可以选择AB的情况下(这个是重要前提),明明是A的既得利益者又还要处处加以贬低A,大力赞美着B,那为什么不直接选B呢?当然无论AB都应该接受监察批评,但那也应该是合理的监察和批评,而不是没搞清楚事实就瞎说,装老油条般指点江山。可能也没什么好奇怪的,这样为自己打好种种算盘的精致的利己主义者应该也不少,但我不愿成为其中一个。我的一个好友和我理念上很不同,但我非常尊敬她,因为她真的在用自己的工作、自己的青春和时间来贯彻她的信仰,我很为她骄傲,也是她让我觉得还有希望。我的理念在哪里,我人就在哪里,我要用我所相信的系统赋予我的机会和权力改变着这个社会,这社会好了,有我的功劳,这社会要糟糕,也有我的责任。

今日为社会做的贡献是,朋友在整理温哥华的小型本地实体店,希望大家可以在疫情期间支持他们度过去,我告诉了她很多温哥华独立书店的信息,并且在北京书店下单买了书,希望可以帮到店家!

太困了,明天开始上午要给爸妈做午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