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国 巴黎
美国 哈里斯堡
美国 普林斯顿
加拿大 温哥华

3月19日:麻木的雪崩 [by 清秋]

威廉玛丽学院终于下达了彻底的宿舍清空令。学校在3月12日时口气仍然犹豫,3月16日时仍然接受国际生和具有"compelling reasons"的学生留校,今天终于宣布全学期转为线上,彻底关闭宿舍,学生必须在3月25日前搬出。

堡里的租房市场一下如雪崩。

仍然能写出漫长的感受的人是很厉害的,在长久的沉默中我逐渐失去观察和记录的能力,难以捕捉有意义的细节。从社会,家庭到个人的坏消息一个接一个,我的情绪从1月份开始屡次熔断。我删掉大部分的中文社交媒体,停止关注令我揪心的individual stories,关闭朋友圈,退出嘈杂焦虑的群聊,用RSS订阅新闻和我喜欢的博主的更新(Lofter的RSS好像坏掉了,但是我也懒得管),躲到墙外和小众的时间线上汲取消息,用课上学到的情绪干预表格自我调整(automatic thought record,非常有用,我进行了一点个人化的尝试)。

VA小镇的反应比城市更慢,在大城市的Whole Food已经空荡了几天的时候,堡里的镇民才开始后知后觉的抢购消毒液。

我在1月末回来的时候就仗着有车,带朋友扫走了隔壁城市CVS或许是最后几盒口罩,而且全部给了他们。自己因为过敏的关系,在上学期购置过30个/盒的外科口罩。——这件事情应该足够我骄傲挺久的,虽然也许是不切实际的英雄主义,哈哈。

3月7日起Virginia出现第一例确诊病例,也是我们春假的开始。我取消了出行游玩的计划,把去面试的行程改换成取道乡间小路(后来面试取消了)。

3月10日周二疫情扩大,镇里的人们仍然无知无觉,我开始每天带着朋友们扫货,去亚超购置食品囤积。我的公寓冰箱堆满了肉,于是开始买常温能储存的罐头,和用水能泡开的干货。我本来就是仓鼠症,存储的碳水化合物大概够我吃到这间公寓租期结束。

3月11日周三去了可能是上半年最后一次空手道训练,Sensei口气还很乐观,叫我们周六再来,「只要没有身体接触,没有搏击训练就没事!——当然还是要小心,我年纪大了,还是高危人群。」不过,原定四月在费城举行的空手道东海岸联赛就已经决定取消了。

3月13日周五,我最后一次非必要出行,去了前辈家摸猫,吃晚饭。他们也开始Work from home了……一米长的缅因猫真的很乖,很好摸,好幸福。

3月16日周一,我们在隔壁城市的空手道道场宣布至少关闭到月底。(天哪,让武痴Sensei做出这个决定可不容易……)

猫对疫情没什么感知,也许只是觉得人类在家更多了,每天变成三顿了。她还是一样每天趴在猫薄荷和猫草边上晒太阳。猫薄荷生了小蝇,不知道是哪里钻进来的,很烦。可是有猫在,又用不得杀虫剂。

对「星期几」的感知随着居家时间和春假的延长渐渐淡化,我很难意识到今天是「周四」。

今天本应该有讨论美国药物成瘾和治疗的seminar,适合逃课的Time series Econometrics,讨论美国贫困成因的另一节seminar和空手道训练。

相反,我失眠到3点,11点30起床,看到学校的邮件要驱逐学生离开寝室。我给朋友发信,说「我给你们带纸箱过去」,他们回复「难以统计我们自己来」。我做了香蕉泥花生酱吐司(Sunny Kreglo的食谱),烤了巧克力muffin(难吃,以后还是不要自己发挥),然后出门去了Staples买纸箱,去了Walmart(看着前所未有密密麻麻的停车场决定不进去为妙,简直像僵尸末日),去了Bed Bath & Beyond买衣物真空袋(居然有专供大衣用的真空袋!!天哪!),然后去本地的有机食品店买肉(除了更远的亚超可能只有那里卖卤牛肉好吃的Beef shank),送朋友回寝室,帮他们把箱子送去FedEx,然后我回家坐在电脑前开始敲字。

作业和春假一起延后,我获得了从前梦想的「真空假期」:不需要出门,不需要担心deadline,不需要纠结没用完的健身房月卡……说我完全不享受这样的假期是假话,introvert终于可以钻进自己幻想的猫盒子里,不看邮件也惹不了大祸,睡眠质量不算太好但时长总可以保证,每天中午腿上压着猫醒过来,泡茶加奶喝上一天,冲着健身环大冒险蹦跳四十五分钟……Kindle的利用率达到了过去六年的新高,我看完了四本书,重温的福尔摩斯一路看到了最后致意。

冰汽时代有个广受争议的问句:”可是,这值得吗?“

我过得很好,我知道很多人不是。我可以写出很长的排比句告诉你,我觉得你们也许已经知道足够多。依赖scholarship和free meal的学生,需要教堂免费开放住宿和视频包的homeless,live by paycheck的人们。

威廉斯堡周边最快出现诊断的是 Jame City County,贫困率 7%,然后是 Williamsburg, 贫困率 14%。全美 Eviction rate 第三第四高的Newport News 和 Hampton 一例都没有……而他们是Norfolk的commute zone,你说我相信不相信数据?

世间有什么和 socioeconomic class 完全没有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