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国 巴黎
美国 哈里斯堡
美国 普林斯顿
加拿大 温哥华

3月13日:线上办公成本 [by 夕岸]

by 夕岸

邮箱里挤满了没来得及打开的邮件,看标题就知道在说什么,之前注册的各类学术和社会活动陆续取消,学院教职工讨论线上教学的可行性,从星巴克到梅西百货,商家开始陆续发送面对疫情的官方声明,承诺会加强消毒,保证顾客健康。想象世界末日确实比想象资本主义完蛋容易多了,后者总是能以比民间组织更快的速度拿出一揽子应对方案。

昨晚再次收到校长邮件,学校把宿舍清空的截止日期往后延了两天到17日,并同意疫情严重国家的国际学生可以申请留校。不过看上去,国际学生还是在大规模撤离。下午去取自己的旅行文件,办公室因为开紧急会议暂时关闭一小时,门外聚集了上百个各个国家的学生,戴口罩的都是东亚裔。不久,负责人推门出来,明显非常慌张地解释说因为旅行文件申请一夜暴增,办公室已经没办法接待所有人,只有取件的人可以留下来,其余人只能之后等着一个个邮寄。这像末日抽船票一样的场景确实也是平生第一次经历。

这两天和同班的巴西人聊了目前的情况,巴西的疫情也还在传播初期,即使是他家所在地巴西利亚,当地医疗物资也严重紧缺,民众完全不知道该如何防护。他很担心自己已经66岁的父亲会被感染,但有研究和教学任务也没法回去。我们这些还滞留美国的外国博士生,没有一个可以专心于目前的工作和学业,很多面临签证上的问题,也需要长时间和家人朋友保持联系。而课程转到线上,虽然省去了去教室的时间,却同时意味着更多的技术问题、情感劳动和沟通成本。所有教学人员都必须讨论新的教学方案,修改已有的课程计划,学习和下载新的软件,测试故障,主动和每一个学生沟通情况,还要保证自己方面的网络稳定能够支撑长时间授课等,这些额外的劳动和经济成本隐蔽又难以统计。

今天还得知同课程另外一个TA的室友疑似感染了,她去过疫情严重的西北费,已经干咳发烧了一周多,同学也只能一起自我隔离在家。不知道这种生病发烧躺着没去医院的有多少,不过考虑到很多学生没有医疗保险,采取这种策略应该是大多数。

邮件组和微信群开始出现各种团购中国口罩的消息,因为种族歧视日益频繁,一些群还出现了购买枪支自保的讨论。其实今天温度很高,阳光也很好,街对面的小学操场上学生还在追逐打闹,家长们照常开车或走路来接,就像初春正常的一天。只有骑车经过校区,看到停泊在宿舍区的搬家车辆,和马路牙边抱着家具的学生,才勉强嗅到一丝紧急状态的味道。

可是一切还是很不真实,股市的恐慌抛售,网上的流言四起,超市的排队囤货,似乎并未炸碎街上有序生活的幻象。或者,人们只是习惯了带着面具生活,那个淡定在路上遛狗的男人,可能因为可以在家工作,又已经抢购了一个月的应急食品而怡然自得。那些真正需要食品的流浪汉,没法在家工作的快递员、超市收银员和快餐店服务生,那些宁可被感染也得出工的蓝领工人,甚至都没有谈论和关心疫情的权利。美国只有三分之一的人可以完全在家工作,其他职业不上班很难保证日常所需。对于这个社会中最被压迫的人来说,存款基本是负数,下一个工资单停发,要比病毒更令人恐惧,毕竟前者会饿死,后者最多只是赌命。疫情,大概只是把一部分人每天都在经历的苦痛传导给中产阶级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