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国 巴黎
美国 哈里斯堡
美国 普林斯顿
加拿大 温哥华

3月26日:无法处理的情绪 [by M]

今天美国的确诊病例已经变成全球最多了(不想使用第一这样的形容词),然后越来越多看到网上的人在说海外华人打满上下两个半场的比喻,也只能苦笑。对个人来说,这恐怕不是什么打比赛能类比的(当然在此并不是说反对在公众环境下使用轻松化的修辞),毕竟现代语境下的比赛都是disinterested,而新冠从国内到国外都是时刻与自身利益相关的。如果一定要说的话,我想我的表述大概会是“为什么同样的绝望要经历两遍”。对于生命的大规模迅速逝去、现代行政机构的疏漏无力与恶、人类个体以及集体互相之间的和谐关系是否最终只是幻想、人类的前途与希望在哪里、自己与家人的安危如何能保证,黑暗与绝望扑面而来,一旦体会到了又怎么能轻易让这样的情绪流走呢。

另外还有大型的荒谬感有增无减,看到之前在国内哭笑不得或者无奈的事件又在自己身边各种重演,电视剧翻拍都得至少得等个一两年吧,而现在一个月而已,全球同此凉热。每天刷着本地媒体的我,看到诸如有病人开始去超市到处朝货架咳嗽、警察无法对不保持社交距离的人采取任何实质性的行动、费城暴力犯罪率没有如预期般的上升反而是下降了、某某名人也确诊了等等新闻甚至都开始不尝试去理解消化了。系里有个学姐几乎每天和我互相发送meme图,今天我跟她说现在所有meme账号都只在发布新冠和隔离相关的meme图了,学姐回答说可不是因为现在没人能想到别的了么。生活方方面面被新冠填满与影响。

还有愤怒,对能作为的不作为和自己无法作为甚至无法帮到任何人的愤怒。当然也有日常生活被影响的不爽,自己的快递因为物业收发室关门而被退回物流中转站,即使在网上重新预约递送但之后几天也再无下文,打电话给客服也完全没有人工服务能帮忙查询解决。

而这时候逼着自己远离所有电子设备去看课程材料反而成了一种暂时的躲避和放松。原本对阅读速度过慢以及写作困难这些学业问题十分焦虑,现在竟变成了焦虑又享受的状态。然而我的老师们显然并不享受网课,显然他们也被各种琐事和意外缠身;结果就是前半个礼拜老师们完全没有消息,后半个礼拜突然把阅读和作业以及讲课视频一起布置下来要求完成,杀得我一个措手不及。

然后也开始疑神疑鬼,自己前两天出去买菜、拿快递就担心是不是口罩没戴好、手部没有完全清洁消毒、是不是又下意识摸了脸揉了眼睛;自己感觉好像有点胸闷有点发热;滴了几滴香水的加湿器出来竟是一股小时候熟悉的医院输液室的味道,是不是嗅觉味觉出了问题。

对于家人和回国的焦虑也是有增无减。本来母亲就是一个非常焦虑的人,她只能通过有限且大部分时候并不是在客观陈述事实的自媒体来获取信息,于是她开始隔三差五给我转发各种微信消息。而她的焦虑又特别容易传染给我。今天又看到国内限制入境航班数与严控入境人员的政策,不由得做好只能六七月才回国甚至明年暑假才能回国的打算了。

仅有的苦中作乐就来自于和朋友们的插科打诨和吐槽,或者在厨房泡着即使各种翻车也不妨碍做着各种黑暗料理。

虽然有时候难免也会想,自己暂时吃穿不愁(不仅不愁简直富余)、简直可以说是安心学习的最佳时段了,那些绝望和忧愁是真实的吗?比起那些境况比自己差的千千万万人,说自己绝望是不是矫情且过于privileg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