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国 巴黎
美国 哈里斯堡
美国 普林斯顿
加拿大 温哥华

5月20日:屁尼 [by 亦然]

夏令时之后傍晚被拉得很长,径直踏入了理论上属于夜晚的时间范畴。在天色暗下来的时候开了投影放一部电影,电影结束,投影的光自动灭了,意识回到没开灯的房间里,天空是深黑,但周围仍然游离着相机无法捕捉的蓝色光,让我可以清晰打量周围。毫无声响的沉默在夜色里的房间,真是寂寞啊。

或许我是为了逃避面对无所事事尤显寂寞的夜晚,才在白天的时候极尽拖延之能事,好把每日工作全数堆砌到晚上。埋头工作的时候,不被日光的变化打扰,不会动不动就饿,时间也过得尤其快,一会就得让自己去睡觉了。这样的吗?

远处的高架桥上,往来的车辆依旧匆忙,近处的办公楼里,除了空荡,也是灯火通明依旧,忘记被关掉的显示屏或广告版,闪亮了两个月。好在身边还有一只猫。此刻她难得跑到我坐的沙发上睡觉,我把手掌放在她的肚子上,她的后脚会主动盖住我的手。毛绒绒的暖暖的和我一样会心跳会害怕的活物,不论相处多久,都还是会惊叹,会爱怜到咬牙切齿的地步。屁尼只有在睡着的时候是一只天使猫,可以摸任何的地方,肚子和爪子都不是问题,且貌似很享受。有的时候睡着睡着突然醒来,看到我离她那么近,她还是会条件反射式的突然闪开、跑走。屁尼还是很胆小,习惯性警惕,目前她可以接受我随意抚摸只限定在三个情境:很困快睡着的时候、喂食的时候(这是近期才发现的,我以为她会不习惯进食被打扰),以及我在厕所的时候。准确地说,是我在马桶上的时候。只要我准备上厕所,屁尼就会自动进来在我旁边晃,主动要我摸她。有一次,她还没来得及走到我旁边,我已经如厕完毕冲水了,她听到声音立刻转头走掉。所以现在,我上厕所都要为她留门,有时候还要刻意在里面坐久一点。很奇怪的社交场合……

其实屁尼没有任何的缺点,胆小是性格,警惕来自经验,喜欢跑酷、喜欢挖植物的土也是出于天性。看到她现在可以在家里的任何地方睡觉,我总是想起她到我家的第一个晚上,躲在角落里不停无助叫唤的样子。对于她来说,来到新的生活环境,和新的人类相处,是多可怕的改变呢。屁尼都适应下来了,她真的很厉害。

在现在已经无法清晰回忆的某一个我情绪起伏尤其大的那一周,我还因为屁尼偷偷掉过眼泪,感叹在这个特殊时期我们的缘份的不容易。也有暗自下决心,想要正式领养她,心想共患难的交情可是难得。但我一个好像注定会漂泊的人,并不知道是否能给她一个安稳的家。

最近,展览开幕了,生活好像可以迈入下一个阶段了(虽然还差一个尾巴)。也去了朋友家,见了两个月没见到的人,进行了煮煮家常饭这样平常得珍贵的活动。其实打开venmo会发现,身边的朋友们好像社交生活根本就是依旧。有人去了BBQ,一起聚餐(或是外卖)算是很平常,甚至有人还有看电影这样的标注,根本不知道是不是自己过于把自己憋在了一个角落甚至都和世界脱节了。快乐地去了trader joe’s(不知为什么这两个月我都没有再去),比起两个月前,里面的工作人员虽然消毒手的意识更强了,但提供给顾客的wipes也早就用光了。大家的脸上,普遍多是轻松的表情。我寻思着应该买点新鲜的花回家,只是花的种类还是少了一些,伤痕还是多了一些,于是作罢。下次再来看看吧。

心态上已经准备好要收尾回归正常生活了。按耐不住和朋友们计划起了如何庆祝夏天,珍贵的夏天。

ps: 说起夏天,早上听起了the beach boys的fun, fun, fun,在隔离的状态下,这首快乐的歌,有了催泪的效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