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国 巴黎
美国 哈里斯堡
美国 普林斯顿
加拿大 温哥华

4月22日:身体提醒我要好好吃饭+亲密关系反思 [by 阿麦]

从上个月中旬开始进入隔离期,到现在已经快一个半月了,这期间我几乎没有运动。当然,平常其实特意去运动的时候也很少,但是在书店上班的话,每天都走来走去,走上万步不成问题,也是个不错的锻炼了,所以我有时候还挺喜欢这种不是坐在office的工作的。

但是自从隔离之后,我就真的成了完完全全零运动的人,每天不是在床上躺着就是在沙发/椅子上坐着,要么就是在我妈的“太师椅”上躺着…这样下来,直接导致的结果就是我的食量越来越小。我这个人平常吃得已经不算多了,但如果工作消耗体力的话,似乎食量还会大一点。现在几乎没有任何体力消耗的情况下,我自己也觉得这吃得是越来越少了。

昨天起来,早上没吃早饭,中午只吃了一小碗米饭,下午到了六点左右,躺在床上打电话的时候忽然开始觉得无比心慌,冒虚汗,感到十分虚弱,我怀疑自己是低血糖,就慢慢走路到客厅去抓了两包仙贝吃,然后弄了点饭和糖水,过了好一阵子,那种异样的心慌的感觉才过去。中间,我感到害怕,怀疑自己到底是低血糖,还是轻微panic attack了?还是某种不祥之兆?(我爸曾经讲过,我爷爷去世之前,他有感到过一阵非常强烈的似乎是心灵感应般的不适…所以我有点迷信…)好在我昨天吃过东西之后过了一阵就好了,我觉得应该只是低血糖,问题不大。不过这下也提醒了自己,还是要好好运动!好好吃饭啊!明天我要回自己家,到时候switch可以连电视用just dance跳舞了!我好想入个switch的健身环,可是现在网上正规渠道都缺货,二手已经炒到三四百刀了……疯了吧……唉,算了算了。

(刚说要健康生活,今天又睡乱了,刚才日记写一半睡着了,从晚上八点睡到十一点多。。。我好想打自己啊!!!)

昨天晚上在朋友圈和IG发了和周老师(aka蓝哥)的照片,那波照片还是一月份的时候姜姜帮我们拍的,其实她很早就发给我们了,我就是一直在想到底要不要公开发在社交媒体上,就该问题纠结了好久。一方面,我就是那种喜欢一个人就想昭告全世界,藏也藏不住的人,看豆瓣也知道我可以有多么高频地提到周老师…但另一方面,高调发照片就意味着承认,完完全全承认这是段正经亲密关系了…以至于,虽然昨晚收获一批赞的时候我很开心,但今天上午回过神来,突然躺在床上感到些许失落。四个月来,我的生活已经有不少改变(当然,有一部分改变也是因为疫情,没办法),对于过去的单身时光,虽然也说不上是怀念,但总觉得自己失去了某种状态,某种无牵无挂的轻松,某种彷佛勉强可以称得上是少女心的心情?

我想念的那段状态究竟是什么呢?或许是一个人听着歌陷入惆怅的某个午后,或许是坐公车时看着窗外万家灯火时感到的飘摇,或许是date前精心打扮但实际上心里知道自己不会停留的轻快?但是…我现在扎根在幸福的土壤里了,很夯实,同时有点怀念那些小打小闹但并不算撕心裂肺的痛苦。我猜,这可能是我“作”的原因吧。真正的幸福是令人害怕的。

此处是不是会想起余虹的那句话:“人其实是愿意孤独的,人也是愿意死的;要不然,为何偏偏与最心爱的人作对,为何对眼前的一切漠然而去注目永不可及的事物?”

尽管我和周老师选择了自由度比较大的开放式关系,我仍然觉得自己并没有那么自由了。这部分也有很大是疫情的影响,我没办法在这种时候出去跟谁约炮,住在父母家这段时间也有很多事情暂时做不了,更重要的是,好像自己也没那个心情了,没有那种想要遇所谓“有趣的灵魂”的期待,原先借助约炮寻找的刺激感现在看来好像也没那么刺激了…

现在,我把自己的部分passion放在和周老师的关系上,而我也不过只是周老师追求的生活中的七分之一。我必须去找寻另外的passion所在,而且不能放在谁的身上。我还是总会想着“燃烧”“灰烬”这样的字眼,但还不知道究竟要为了什么燃烧。但我要把目光放在自己身上,或者,像余虹说的那样,注目永不可及的事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