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国 巴黎
美国 哈里斯堡
美国 普林斯顿
加拿大 温哥华

4月27日:记录一次meltdown [by 阿麦]

上一篇我写过我出现了心慌出虚汗的症状,疑似是低血糖,我就没有特别担心,那天是4月21号。

大前天,24号的时候,我早上又起来晚了。12点左右的时候吃了点煎饼,喝了杯奶茶。那天我本来应该出门去超市买东西,但是我又产生了对出门的恐惧。当时就觉得去超市买东西这件非常普通的事情也变得很难,让我无法完成,可又家里没东西了,我应该出去买,一整个白天都在内心天人交战,拖到四点多也没出门。四点多的时候我去煮了点泡面吃,边吃边坐在自己书桌前看动漫,结果吃着吃着又开始出现冒虚汗的症状,注意力也完全无法集中在动漫上,无法好好follow剧情,感觉自己像是有屏蔽功能似的,所有外界信息都被我看到听到却不被吸收。继而又开始感到心慌,我换另一个视频看一下,发现还是无法看进去,只要大脑开始process那些信息就会感觉心慌,但暂停下来把目光投向窗外就会缓和一点。

这时我又开始怀疑自己是低血糖,想站起来给自己倒杯糖水喝,但是我忽然发现自己站不起来……那是一种很奇怪的感觉,我确定我的身体应该是没问题的,但整个人就是没法站起来,似乎是缺乏意志力或motivation? 后来我发现还好书桌旁边的小桌子上就有巧克力,我只要坐在椅子上,伸手就可以够到,不用离开椅子这点让我安心,于是赶快剥开来吃了几颗。

我无法形容那种站不起来的感觉,真的就是很奇怪……当时我看到桌子上吃完面的空碗也想站起来把它拿去厨房水池,可是依然站不起来。我想到手机在卧室里充电,我想去看一下,但心里觉得从客厅走到卧室这段距离都特别遥远特别艰难。那一时刻我觉得我只有坐在椅子上上才安全,我感到强烈的恐惧,我动不了,动了就会有危险。

与此同时,我又试着抓了手边的一本书来看,想要分散注意力,但情况和看视频类似,我就是无法专注,一到需要接受信息的时候就感到心慌。我后来只能一直盯着窗外对面邻居的楼,大脑放空地在椅子里坐了十几分钟到二十分钟的样子。那会儿对时间的流逝也失去了判断。

坐了一会儿,感觉平静了一点之后,我想到自己可以先试着活动一下胳膊腿儿啥的,我就动了动四肢,这还是可以做到的,然后才慢慢站了起来,走到了卧室。当时正好也快到我和蓝哥平常打电话的时间,所以就跟他打字说了自己刚刚这个奇怪的经历,他跟我聊了一会儿,中间安慰我说“没事了没事了”,就在看到那句话的一瞬间,我就绷不住了,像是打开了某个开关,我在房间里止不住地大哭,所有负面的想法喷涌而出,比如,我觉得自己会是他的累赘,我觉得自己一无是处是个废人,等等等等…这种念头平常可能偶尔也会有,但在当时那种情况下,它们变得非常密集,非常强烈,像是一场风暴,紧紧把我包围。

那天晚上后来主要是靠玩动森平静下来的,玩了好几个小时,在游戏里做了不少事情,至少在那几个小时里是正常状态,在游戏里重复地砍树,能让我平静下来,也会有开心和成就感。结果玩完收拾好,走进自己的房间之后又开始产生很不好的感觉,自卑、恐惧、绝望、焦虑一下子涌了上来,同时又觉得很抱歉,为自己之前把负面情绪倒给蓝哥而内疚,又因为自己在他面前表现出这么糟糕狼狈的一面而感到羞耻。我忍不住再次大哭起来,不敢哭太大声,怕影响到室友,而且我觉得自己哭得很莫名其妙,当时肯定没办法跟人解释为啥大半夜好好地就哭成那样。我一边哭一边疯狂流鼻涕,消耗了好多纸巾。我恶狠狠地想,在这种痛苦的状况下,我唯一的silver lining就是,我可以把这种糟糕经历当素材写下来了。

那晚缓和下来之后刚好跟一个得过抑郁症的朋友聊天,他说我说的感觉他都理解,基本上对他来说都是日常了……其实单纯只是情绪崩溃大哭的情况,我也不是没发生过,但以前似乎总是有个trigger才哭的,而不是像这次这样,本来好好的,突然就感觉不行了。而且,我是第一次体验到那种失去意志力,想做什么但身体做不了的感觉。以前我听我抑郁症的朋友说过早上起不来床,我当时还不太理解。

我也不知道写下来这些是不是很小题大做,会不会被认为很矫情,毕竟跟现在世界上所发生的种种更痛苦的事情相比,我当下的生活已经算很privileged了吧,我依然健康,有吃有住,有爸妈亲人和很多很好的朋友们,虽然跨国有点辛苦,但是有人跟我互相喜欢也很幸运了,虽然失去了工作,但也拿到了政府的补贴。我应该感恩,但为什么还是常常感受不到快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