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国 巴黎
美国 哈里斯堡
美国 普林斯顿
加拿大 温哥华

3月18日:Double Trouble [By 林之 ]

美东时间3月18日晚上

美国9398确诊,152人死亡。新泽西确诊427例,死亡5人。

美国一天增了将近3000例,40例死亡。这种指数增长放在哪里都吓人,要知道现在的意大利、2月份的武汉,每天增长都不过是这个数目。这样增上去,医疗资源告急是迟早的事情。

美国现在的检测能力各州不太一样。纽约一天一千多例增长,看数据邪乎的吓人,但这确实是建立在检测能力逐渐扩大的基础上的。过去三天时间纽约检测了一万多人,虽然我依旧听说纽约市检测难,但看得出纽约是尽力了。新泽西今天新增160人,这个数字也不少,但是过去三天新泽西一共检测了400人,这四百人中有300个确诊……这就非常吓人了。我想象不出还有多少疑似患者得不到检测,新泽西州的疫情真实状况至今非常模糊。

新增确诊这么多,还不知道有多少没检测出来的,美国的医疗压力可想而知。这两天美国州长们干的最主要的事情就是找新的床位,扩充医疗人员。新泽西这边现在能启用的新床位大概有几百个,又把私人营业的医生也放到了医疗支援团队中。我是觉得不怎么够,但州长一副精打细算的样子,仿佛把压箱底的宝贝都捧出来了,我也只能认为州政府是尽力了吧。

当然了,美国现在还有个最大的兜底保障,就是美国军队。今天听说军队要建18个野战医院,又把医疗船拿出来供隔离新冠患者。但愿美国军队真能靠得住。

随着美国新冠的日渐发展,政府管控措施日渐严厉,社会上也产生了各种反应。看这些美国新闻,我多少有一种“这集我看过”的感觉。人性之为人性,也是无问西东。

今天新泽西警方驱散了两场人数在50人以上的结婚典礼。——在这些事上,美国警察的执法手段其实是比国内利落的。

有个妇女在路上被警察拦停,于是对着警察吐口水,并且表示:“我是新冠病人,现在你也感染了。”——天下的混蛋们大多一种面貌。

普林斯顿学区的委员们对一堆人挤在室内开会觉得十分不安,于是大黑天的开了个站立式露天会议。——我大概应该高兴,这或者意味着美国人终于肯把新冠这个病当回事了。

在美国经历疫情,唯一一件比国内好些的事情,就是这地方尽有人迹罕至的山林野岭,可以在不危害公众和个人健康的前提下去放风,不用像在国内城市中那样生生的在家闭门一个月。

今儿天气一好,我就又去放风了。新泽西西北和东南都是大农村,居民稀少,也就不怕传染新冠。我今儿去的就是位于新泽西东南松林泥炭地的Double Trouble州立公园。

这地方又是松柏又是池塘,风景是很不错的。但我觉得这地方最切合时事的一点,还在于它的名字,所谓“双重麻烦”,正像是今日之美国:一边是肆虐的新冠病毒,一边是即将到来的经济衰退,股票两周内第四次熔断,夫复何言。

而如今身处美国的中国人,面临的也是两重挑战:一重是新冠病毒;另外一重,则是美国经济衰退可能引起的社会动乱,这种衰退和动乱只要稍加引导,就会直接扑向在美华人。不管是抱团取暖还是各自珍重,都是应该提前做些准备、加些小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