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国 巴黎
美国 哈里斯堡
美国 普林斯顿
加拿大 温哥华

3月30日:一口自制鸡汤 [By 林之]

美东时间3月30日晚上(31日中午补写)

30日出门玩儿的太累了,晚上回来只想睡觉,于是睡醒了起来补写【不好意思的捂脸……

美国164545确诊,3173人死亡。新泽西确诊16636人,死亡198人。

今天美国日增长22000,新增死亡将近600。后一个数字预示着很坏的趋势,这似乎是美国每日死亡的新高了。死亡人数的上升,死亡率的上升,都意味着美国医疗系统承受的压力越来越大。新泽西日增3000,也是创了新高。今天我忽然意识到,新泽西人口800万(和武汉一样),按照现在的趋势,最后确诊50000是完全有可能的,所以我在美国经历的新冠,其实并不是天津模式,而是武汉模式么?!

这两天另一个让我震惊的数据,是纽约和新泽西的检出率。过去几天,两州的检测能力都有所提高,纽约州一天能检测14000人,新泽西一天能检测6000人,然而就在这样的检测力度下,两州的日检出率都蹿升到了50%左右。也就是说,新泽西检测的人一半以上都确诊了……这个数字太可怕了。新泽西现在的检测模式,是有些检测点需要医嘱,有些检测点可以民众觉得不舒服就去。所以新泽西到底有多少未被检测的病人,简直是不敢想。

今天去了趟邮局。因为前两天从国内寄来100个口罩,我问了问周围人是不是有需要口罩的,结果美国人全说需要(这段故事见27号日记),100个口罩被5家人分走了80个,今天去邮局给他们寄去。结果到了邮局,柜台正在装一面塑料板,用来保护邮局工作人员……然后,他们宁愿装个象征意义大于实用的塑料板(因为这个板子两米高、半米宽,就是个透明窄屏风,完全没有把柜台密封起来),也不愿意让员工把口罩戴上。

当然了,也可能是美国口罩真的太紧缺了,哪怕是邮政系统也搞不到。今天看到一个新闻,普林斯顿地区的医院接受民众【手工缝制】的口罩,虽然说是用在不和新冠患者直接接触的部门,但是也足见美国医用口罩之奇缺了。

然后说一说我今天的经历,顺便解释一下为啥我今儿累的连日记都没劲儿写了。

今儿早晨起来,我其实心情糟透了。主要是因为看到英国官员说中国新冠瞒报了15-40倍的人数,又听说牛津的中国学生出门一趟被人嘘了三回。这个“西方政府甩锅”导致“中国留学生受歧视”的链条实在太明显了,让我又气愤又惊惧。不去谈这种言论背后的种种政治含义,也不去说这种说法是不是胡扯,单纯看西方政府这种面对疫情,不思反省反而责怪他国的做法,就足够人别扭的了。更何况我正身处西方呢,此地政府是全力抗疫,还是打着小九九想要推卸责任,于我是正经的利益相关。早晨看到这样的消息,满心都是此地不宜久居,然而我也实在无处可去的绝望感。

今天天气预报说气候宜人,我们本来打算出门放风的,虽然早晨一起来天色阴沉,又因为新闻心情恶劣,但还是勉强出了门,目的地还是人烟稀少的南新泽西松林泥炭地。这一路上风景是很好的,美东的春天已经到了,各种花都在泼泼洒洒热热闹闹的开着。但是心情不好,看着这好风景更觉得糟心,满心都是花树不知人间愁苦的怨怼感。

等开到富兰克林·帕克保护区,天气阴阴的,保护区一如既往的没有人。拿着登山杖蹿到了松林里,山林寂静,松柏横七竖八的恣意生长着,我心中就算有再多的愤懑,对着岑寂的自然也只能放开,化作一声叹息。这个自顾自生长、繁茂、衰败、死亡的自然,在这个时候给了我最大的安全感和稳定感,不管外界的新冠、政治、人事闹成了什么样,到底还是有一片松林完全置身事外,按照自己的节奏度过时光的。

在松林里走了一小半,又赶上了雨,本来天气预报报的是间或晴天的。但是路走到了一半,下雨也无可奈何,只能戴上兜帽,继续走下去了。雨中的松林泥炭地别有风景:因为雨水,茅草的颜色变深了,显出温暖的颜色;因为湿气,树木上长了颜色清新的绿苔藓,抹出一片春意;因为降水,泥炭地里的溪流池水开心地潺潺流动……这些风景如此幽僻,非雨中不能见。

我家先生愉悦地去照相,我杵着登山杖站在林中溪流边上,看着溪水流动,有点儿走神。我忽然想到,我在松林泥炭地的境遇,或许和在这次新冠疫情中差不多吧。

就和新冠疫情一样,忽然遇雨非我所愿,也非我所能左右。而身处这样的情景,后退闪避不能,只能迎着风雨接着走下去,也和我在美国新冠疫情中的情形差不多。这雨中所见风景,与晴天时不同。然而但凡有所经历,或许都是财富。在新冠中经历的这一切,虽然不是我自愿,但是总该放平心态,当作历练并启发思索,于人生可能也是塞翁失马的事情。

这一口自制鸡汤灌得我自己都笑起来……但是能在自然赠与我的山水草木景色中想明白些事情,放宽些心胸,也足以觉得宽慰。

然后,我就在这自制鸡汤的余味中,在崎岖步道上跋涉了10公里,还兴致勃勃不觉疲累。直到兴致昂然的回了家,洗了个热水澡,才觉出累来,躺在床上只想睡觉,日记实在是没力气写了,直拖到睡醒后才动笔(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