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国 巴黎
美国 哈里斯堡
美国 普林斯顿
加拿大 温哥华

3月31日:想象自己即将死亡 [by 亦然]

今天非常想喝奶茶。打开各方外卖软件搜索一番后受挫作罢,大部分的店都不送了。和朋友抱怨完,悻悻然去画画,转头回来,被告知她悄悄帮我点好了奶茶,已经送到楼下。太过欣喜激动,出门竟忘了带口罩。前几次下楼的时候,我都小心带了口罩,但又没有遇到任何人,心想或许应该节省一些口罩的用量(奇怪的节省念头)。不巧的是,这次在下楼途中,电梯停了三次。第一次上来两个人,主人带着客人的架势,也没有戴口罩。我心里咯噔一下,默默挪了一英寸到角落,寻思着该是要憋气了。电梯再停了两次,对方(也无口罩)见状都没有再加入进来。一口气根本憋不住。终于出了电梯,前台处也好几个人。平常没几个人,今天楼里竟异常热闹。

回来后和朋友说起刚才的下楼冒险记,朋友取笑到我这可能要前功尽弃了。喜滋滋喝着奶茶,摄取着多余的糖分,回过神来,想起电梯里遇到的那两人。什么时候了,怎么还会有人到朋友家做客?还不戴口罩?这不就是高危分子吗?那不足半米的距离,岂不是危险无比?嚼着珍珠,我渐渐觉得自己额头开始发热,于是开始想象自己即将面临死亡会是如何。

如果是自己要面对死亡,就算会紧张,最终还是会平静接受吧。来到这个世界起初也非我的意愿,走这一遭也收获了足够多、足够深的情谊。如果真的到了生命最后一步,我想知道的是,我会不会可以抛开一下自己的软弱和骄傲,消化掉多余的愤怒和介怀,去和该道歉的人说道歉,去和绝交的朋友坦白,去谢谢短暂停留过,让我觉得活着真好的人们。

在整理电脑的时候,无意间发现毕业那年我写过一个名为“life plan”的文档。里面是一些问答。其中有一个问题是:“What kind of life would make me truly happy? ”我写的答案是:

  • I feel like nothing has been wasted

  • I feel like a shameless person

  • I feel satisfied going to sleep and cheerful waking up

那个时候的我还在烦恼如何在社会上找到和实现自己的价值,还不是很明白,对我来说,过上真正让我开心、幸福、满足的生活,是能够实现和保护与身边重要之人的联结。生命最高的满足感,来自情谊,来自联结。这是我过于理所当然忽略的最重要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