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国 巴黎
美国 哈里斯堡
美国 普林斯顿
加拿大 温哥华

3月28日:两起车祸死亡 [By 林之]

美东时间3月28日晚上

美国124388确诊,2195人死亡。新泽西确诊11124,死亡140人。

美国一天涨了将近两万,新泽西总确诊过万。数据说明一切,美国的疫情严重也不用我再念叨了。

今天川普甚至动议将纽约、新泽西和康涅狄格的一部分强制隔离14天。纽约州州长强烈反对,甚至说这种行为相当于“联邦向纽约州宣战”,新泽西州长也跟着反对,总算是把川普的念头压下去了。代之以CDC发布的一个没有强制性的旅行建议:建议以上三州的民众14天内不要到美国其它州去旅行。

川普强制隔离的想法虽然暂时没有了下文,但各州已经开始注意纽约地区人员的进入了。罗德岛警察在公路上拦停纽约车牌的机动车,要求车内人员登记。佛罗里达也要在I95高速设卡盘查。看样子,纽约人就要被全美国的人另眼相看了。

《纽约时报》天天报纽约医疗资源不足的惨剧。前两天说皇后区的医院救治不及,今天又有一篇文章说连救护车都紧张不足,急救人员得决定把哪些人拉到医院去抢救,把哪些人放在家里等死。

新泽西这边也没好多少:罗格斯大学的医学生被动员提前毕业,投入抗疫战场;全州有好几家医院爆满瘫痪,要求暂时停接病人……州政府虽然一直在努力的扩充医疗资源,但是按照新泽西现在的增长率,明显是医院扩充跟不上确诊增长。更何况按照现在美国人的模型,纽约这一片的拐点,要到四月中旬才能到来。也就是说,这样指数级的增长,纽约和新泽西人还要忍受两三周。医疗体系能不能扛下来,我到现在都存疑。

不过,今天要特别记下的是两起次生灾祸。

我记得中国闹新冠的时候,有执法人员在微博上说,因为大家都宅家里,交通事故急剧减少,死亡率大幅下降。美国的情况却不是这样。

昨天,普林一个教授给我们讲了他的家庭悲剧。三周前他的表姐癌症去世,昨天这位表姐的亲弟弟,一家三口出门骑车玩儿,被一辆SUV撞到。表弟当场去世,妻子孩子逃过一劫。

今天,又听说纽约的张兰女士遭遇车祸。她以“纽约蓝蓝”为网名写的《疫情下的纽约人》系列,是记录北美疫情非常全面公允的文章,我也时不时的追着看。没想到今天她出门散步的时候,在乔治华盛顿大桥附近被撞,抢救无效身亡。《疫情下的纽约人》系列,也永远的定格在了3月25日。

连着两天听说车祸,一次是巧合,两次就不太对了。我没有看到数据,不知道美国现在的车祸事故是不是变多了,但是疫情之下,有些人因为道路上车少了放飞自我,有些人因为新冠的事情心不在焉,加上最近警察把警力用在了防疫上,估计道路违章抓得不严,所以交通事故多发也在情理之中。最近在美国的朋友们,不管是开车出门的,还是步行出门的,都要注意交通安全才是。

而新冠疫情中,因为这种次生灾祸而死亡的人,也愿安息。

今天普林下了一天的雨,湿漉漉冷丝丝,我便也没有出屋。空出时间认真写了篇有关新泽西疫情的文章,发在了自己的公众号上。我写这个东西,一方面是一个记录,另一方面也算是给国内的朋友家人一个交代,省得他们在国内焦虑瞎想,自己吓唬自己,越想越不往好处想。当然,最重要的是使劲宣扬感谢在这疫情中容我们尽情撒欢的南新泽西松林泥炭地的山山水水啦。

唉,我家的公众号,本来是写游记和博物馆的。这疫情一来,博物馆关了,大部分景点也不能去了,估计最近只能发一发美国疫情日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