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国 巴黎
美国 哈里斯堡
美国 普林斯顿
加拿大 温哥华

3月25日:月亮旁边看不到星星 [By 林之]

美东时间3月25日晚上

美国69008确诊,1045人死亡。新泽西确诊4402人,死亡62人。

今天美国增量13000,又一次上万了,死亡数继续往上涨。就这种情况,川普还想复活节前解决疫情,让人坐满教堂……让人躺满教堂(墓地)还差不多。

新泽西增量700+。然而纽约超过3万的确诊实在太过吓人,新泽西倒像是被人忽略了一样。月亮旁边看不到星星,可新泽西州如今的状况,只怕不会比纽约更好。

比如,今天我就有个很疑惑的事情,川普已经宣布纽约州、加利福尼亚州、华盛顿州、艾奥瓦州、路易斯安那州、得克萨斯州和佛罗里达州七个州为“疫情重大灾区”了,可是为什么没有新泽西州呢?新泽西可是全美确诊人数第二的州啊,这灾情还不够重大么?往好里想,可能是新泽西本身没有申请;往坏里想,现在是各州在争抢联邦的资源——这两天流传甚广的那段纽约州州长怒斥联邦只给他400呼吸机的视频就是明证——新泽西这个“美国河北省”恐怕是连汤都没抢着。

这两天看到的消息越来越惨,缺防护物资、缺检测试剂、缺医院病床。之前纽约州还说资源能坚持两、三周,今天看《纽时》报皇后区一个医院的惨状,分明是现在已经短缺得非常惨烈了:病人等36个小时才能就诊,呼吸机不够用,有病人在急诊室等床位的时候就去世了,医院外停着冷藏车放尸体……我不知道两个月前武汉的状况是不是比这个更惨,但我实在是不想再看一遍了。纽约是能争、能抢、有家底的州,尚且如此,新泽西只怕是更加不济。

今天看到新泽西一个非常要命的消息。我所在的县,离我住的地方开车半小时,有个叫Woodbridge的镇子,镇子上的圣约瑟夫养老院中94个老人疑似全部确诊新冠,照顾她们的工作人员也有确诊,最后只剩下三个修女在照顾老人们。今天有一家护理公司接手了老人们,把他们撤出了养老院,另找地方去护理。新冠对老年人威胁太大,如果圣约瑟夫养老院的老人们真的全部确诊,只怕是又一场悲剧。

今天美国那个两万亿美金的救济计划基本成型披露了。针对个人的部分,是年收入在75000刀以下的个人,或,年收入在15万刀以下的家庭,每人发1200刀的支票。新闻里说是要给“纳税人”发钱,我忽然间想起,不管情不情愿,我们好歹也是给美国政府纳过税的呀,不知道是不是也能拿这份儿钱。这钱是不稀罕,但是猜想一下总是有趣的。

今天我在回忆,一月底武汉爆发疫情的时候,全天津的人跟得了号令似的全部居家不出门,到底是个什么心理。原来我以为是害怕传染,刚才我想起来了点儿别的,至少我是当时看到了武汉的惨状,然后觉得我就算什么忙都帮不上,至少能严格在家闷着,坚决不再给天津的医护人员添麻烦了。

然而,美国人民实在是不适应整天闷在家里的日子。整个政府,就算是灾情最严重的地方,也不限制人出外散步。这导致的直接后果就是各个国家公园、海滩度假村全部爆满,人多的完全不能满足社交距离的要求。于是,国家公园管理局应地方政府要求,陆陆续续关停了25%的国家公园,像是黄石、优胜美地、大烟山国家公园,都被关了,实在是不能许人去了。守着海滩的市镇也强烈反对游客来访,听说还有不惜封路的。还是那句话,人性之为人性,真是不问西东。

今天天气很冷,不到10度的温度,外面的迎春花倒是开得灿烂,不过这温度也是不宜出门,于是我又在家闷了一天。晚上做了糖醋排骨,酸甜的大肉真是最能抚平心情,吃完了排骨顿时觉得满足起来。于是开始规划明天的行程,明天天气好,想去南新泽西既没有新冠、又没有人的地方去放风。——但愿明天要去的地方现在还能没有人。

17年的秋天,我去过新泽西、宾州交接的一个叫特拉华水峡(Delaware Watergap)的国家公园。听说这两天也是人满为患,国家公园管理系统的人说:公园暂时不关闭,但是要是来了看建停车场人多,就赶紧自觉离开吧。

我们当时去特拉华水峡是要看红叶秋景,但是那天的景色其实说不上有多好看,叶子红的并不丰沛,我和先生还挑剔了半天。如今想起来,能自在的去登山看景,也并不是理所当然、唾手可得的事情呢。今天因为说这个公园爆满的事情,又想起两年半前的出游,彼时的经历,竟然也成了在疫情中可兹怀念旧日好时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