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国 巴黎
美国 哈里斯堡
美国 普林斯顿
加拿大 温哥华

3月11-12日:大学停课了 [By 林之]

美东时间3月11日下午

美国1094确诊,31例死亡。新泽西15例,1例死亡。

美国这边的疫情一日千里,好处是各种机构的防疫措施也终于逐渐出现了。

纽约不负众望成为第二大疫区。看数据,纽约城有40+病例,纽约的形势已经相当紧张了。新泽西现在15个确诊,1例死亡。发病地区相当分散,我所在的普林斯顿地区还没有确诊,但基本上是被包围了,情况也不乐观。最要命的是,现在的数据是在有限检测的情况下得来的,昨天看见一个数据,美国从1月份到现在一共检测了8000多人,听说新泽西一共检测了80人。就这种检测力度,估计只能勉强查一查有症状的人,根本无所谓大规模筛查。美国现在到底有多少潜在感染者,这些感染者还在进行怎么样的传播,只能靠大家自由心证。

相应的,在这种疫情情势下,美国的各种机构终于开始出各种防疫措施了,不再完全靠大家自觉。美国的一系列高校借着春假的东风停课,转为线上教学,哈佛甚至出了本科生5天之内必须搬出学校这种大力度的措施(这个政策会带来一系列的行政问题,其实是相当紧急且不周全的)。学校有了政策,个人的压力就轻一些。我终于不用看着普林一堆学生教授不戴口罩进行聚集觉得心累了。

像普林斯顿这种私立学校出停课的政策,是基于学校公共卫生分析小组的结论而独立做出的。在新泽西15人染病、学校还没有任何确诊的时候,迅速做出停课这样的决定,也可以看出美国的研究界对新冠肺炎后续在美国的发展是何等的不乐观。

纽约州在New Rochelle这个疫情集中地设置了所谓“控制区”,方圆一英里,进行人员管控,国民警卫队进驻消毒。这个政策算是美国版的封城。某种程度上,这预示着美国以后如果想认真抗疫,能做到什么程度。

然后要提及的是现在美国人的普遍心态。在这种疫情增长严重,防疫措施开始生效的时候,美国人大概什么心态呢?

这两天我的观察是,心态极为平和,本质上依旧没把新冠当回事。

我隐去真实姓名说一下我过去两天的经历。

9日上午,一对朋友夫妇给我来消息,说是他们的孩子在学校突发咳嗽,学校要求家长把孩子接回家去。这对夫妇都在外地,请我去接孩子然后带孩子去儿科医生那里检查。我到了孩子所在的小学,校医跟我描述了一下孩子的症状(咳嗽,但不发烧),大概意思是应该不是新冠,让我不要紧张。我把孩子带到儿科诊所,护士和医生检查了一遍,结论是应该是感冒(Cold)初期,并且告诉我说,只要孩子不发烧,就可以让他接着去上学。

最神奇的是,在看病的全部过程中,学校的校医,儿科诊所的大夫、护士、前台接待,咳嗽的孩子,没有一个人戴口罩。

美国社会现在就是这样,没有经历疫情对整个社会的大冲击,人们对疫情的反应就是如此。

=======================

美东时间3月12日下午

美国1653确诊,40例死亡。新泽西29例,1例确诊。

美国一天增了将近500例,纽约稳坐第二大疫区,确诊数突破300。其中纽约城的发病人数增长迅速,已经超过了之前的西切斯特。同时,新泽西也已经有了29例,我所在的Middlesex县出现了两例确诊,美国的新冠肺炎已经离我越来越近了。

随着疫情的发展,昨天到今天的24小时里,各种机构都开始思考要怎么应对疫情了。特朗普宣布了对欧洲的旅行禁令,纽约市进入紧急状态,大都会博物馆闭馆……这些举措放在三天之前还觉得不可思议,现在都真实的发生在了眼前。

另外一个跟我密切相关的措施是,普林斯顿大学也和哈佛大学一样,要求本科生在3月19号之前必须要离开校园。——强制学生在一个时限之前离校,在中国并不太让人惊讶,但是在普林几乎一个惊雷,炸得各色相关人等各自懵逼。

像普林斯顿大学这种私立学校,平时讲究的是用最少的行政人员提供对学生的基本服务。这样的好处在不会有层层官僚掣肘,也保证了学生们的自由;坏处就是遇上疫情这样的突发事件,行政力量根本不够。学生离校这件事会造成极大的混乱,这几乎是普林斯顿大学百年来在行政上遇到的最严峻考验了。

国际学生要不要各自回国?有些学生家境困难,没有条件回家学习,怎么处理?八天时间里学生能不能买到回家的飞机票?马上要进行的线上教学能不能支持得住?……有个博士生助教朋友今天去带本科生的讨论组,听说是没有一个学生来上课,可想而知学校和学生都是个什么半崩溃状态。

美国有不少学校都采取了这种强制学生回家的政策。像是普林、哈佛这种私立学校,本科生数量本来就不多,学生也多半是来自精英阶层,学校处理起来还算是容易的。各个州立大学,本科生数量几乎是普林的十倍,还有各种家境比较困难的学生,如果也实行了这种措施,可想而知会有多大压力。听说俄亥俄大学戴顿分校昨天晚上就因为强制关闭宿舍的政策招来了学生们的抗议,最后直闹到出动警察。

美国现在的状况,有点儿像春节前的中国。各个机构刚刚意识到新冠的严重性,于是非常应急的发出各种通知。比如美国大都会博物馆突然关闭;波士顿美术馆刚还说正常开放,两个小时之后就宣布关闭……情况变化的非常快。在美的各位一定料敌从宽,能准备的就早准备。比如我就在想,大都会都关了,普林斯顿大学博物馆还离得远么?普林博物馆关了,图书馆还离得远么?

而美国的另一个面向,是全社会对新冠依旧本质上的不上心。昨天去学校转了一圈,在学校发完通知之后,晚上还有party完一群群结队而行的学生,有聚集在一起唱歌的学生,我就纳了闷了,学校都紧急关闭了,学生们还这么心大的凑一块儿吃喝玩乐,他们是不知道什么叫病毒啊,还是不知道什么叫害怕?

本科生们年少轻狂、不知轻重也就罢了,学校的教授和博士生们竟然也是同样。听说理工科那边的实验室们照常开放,博士们接着去做实验,老师们不用给本科生上课了,可以专心扑在实验室里,还挺高兴。可是就在他们身侧,学校已经紧张得把本科生都赶回家里去了,这一切都跟发生在另一个次元一样。

说真的,“弱小和无知不是生存的障碍,傲慢才是”,美国人用这种社会心态对待疫情,恐怕要吃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