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国 巴黎
美国 哈里斯堡
美国 普林斯顿
加拿大 温哥华

3月18日:戴口罩去买菜 [by 那个淡]

Amazon Fresh/Whole Foods的送货窗口这几天都显示unavailable。我家里没新鲜蔬菜了,所以今天就带上口窄还有昨天去primary care 医生办公室顺的一双手套去我家附近的香港超市买菜了。

这是我在波士顿第一次戴口罩出门。前一向我感冒了出门也不敢戴口罩,怕被人吐痰、呵斥、殴打。我的朋友两周前戴口罩在路上被吼过。国内疫情刚爆发的时候我走在街上就被一马路施工队里的白男吼过coronavirus。我在美国前前后后待了七年,住了不同地区的五个城市,第一次遭遇这么直白的racism是2020年的2月。我听到coronavirus后马上停下来,说:“你再说一遍。“他一怂,就说:“我在和我工友说话。“

2019年我自己在家练习了一年应对街头racism的回话:you racist piece of s--t. 朋友教的。这句话特别绕口,我总说不顺嘴。所以真的到实战的时候,我只吼出了一句“you racist“, 并没能气势如虹地把piece of s--t接上去。为此我后悔了一个礼拜。

这种经历对个人的影响其实比我想象的要大。那个施工队在这个区域施工很久,我每天走在街上都能碰到穿亮黄衣服的建筑工人,每次擦身而过我都害怕有人再朝我喊“coronavirus“。波士顿这个地方racists很多。我本来就对这个城市毫无好感,现在只想在疫情结束之前赶紧离开。

香港超市在两周前mit和哈佛宣布清空校园的时候速冻水饺冰柜几乎被清空,结账时排长队。今天我去之前还害怕货架空空,但出乎我意料的是生鲜、调料、零食、卷筒纸、厨房纸、速冻饺子、包子,都有货,简直应有尽有。中国人都很自觉戴着口罩和手套,收银员也是,走出去到马路上我就是唯一一个戴口罩的了。

因为我爱做饭,我对我生活过的每一个城市里的华人超市感情都很深。疫情之下我对波士顿香港超市感觉又有点不一样,我觉得我属于那里,不光是因为里面的人都带着口罩,而是它给我一种“所有地方的门都关闭了,但是这家超市不会向我关起大门“的安定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