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国 巴黎
美国 哈里斯堡
美国 普林斯顿
加拿大 温哥华

4月27日:独角兽拼图大功告成![By 林之]

美东时间4月27日晚上

美国1011431确诊,56729人死亡。新泽西111188确诊,6044人死亡。

距离上次写东西已经十几天了。之前每天关注美国新冠的新闻、写东西,造成的直接后果就是信息过载,心情懊丧,情绪几乎崩掉了。考虑到我身处疫区,身心健康最为要紧,又没人找我约稿,我也不至于非得克服身心不适每天记录,所以干脆把日记停掉了。

今天之所以重新拿起键盘要写点儿东西,主要源于两个新闻:一个是美国新冠总确诊人数过百万,一个是新泽西州长宣布复工“蓝图”。

第一个新闻,美国新冠总确诊数过百万。依着美国这疫情趋势,这根本是早晚必然的事情,无非是在今天发生了而已。加上美国现在检测不足,就是能检测也不一定立即能出结果,所以100万这个数字根本是失真的,说明不了什么。

然而整数毕竟是整数,数量级的变化更会让人猛然一惊。美国疫情确诊100万,哪怕不把数字当人命看,也足够骇人了。甚至我身处其中,看着这个数字都觉得茫然,美国疫情到底是怎么着就走到了糜烂如此、无法收拾的地步了呢?

全美的情况我把握不住,单说新泽西州。从3月中上旬,新泽西疫情开始,我天天跟着看新闻。民主党执掌的州政府停工停学,连州公园都关了,警察执法颇为严厉,要求人们呆在家里,遵守社交距离;医院增开病房,动员医护,到处找呼吸机、口罩、防护服,尽量扩充医疗承载能力;还有各种社会组织,都动员起来,给低收入者供应食品物品。这些措施堪称井井有条了,新泽西的医疗系统坚挺到如今,可疫情闹了快两个月,全州死了6000多人了,依旧看不到尽头。

比较新泽西和国内,在抗议措施上区别无非以下几点:

1、没有“应测尽测”和流行病学追踪,检测能力长时间不足,只有出现症状的才能得到检测。

2、轻症不收治,而要求居家隔离,会造成家庭内的二次传播。

3、号召戴口罩过晚,导致早期在超市等场所存在疫情传播。

我能想到的就这几点,我也不知道这几点区别是因为中美体制有别还是政策有别。反正现在疫情已经这样了,我也没听见谁站出来说新泽西政府抗疫不力,少有的一点儿争议都在要不要开枪支商店、要不要开州公园、要不要开海滩栈道这些事情上了。前两天新泽西还出了个民调,本周居民对政府颇为满意,事实大约就是如此吧。

第二个新闻,新泽西州长宣布复工“蓝图”。美国复工这个事情早就提上议事日程了,川普一会儿要“复活节教堂坐满了人”,一会儿要“五一复工”,民主党州长们虽然总和川普对着干,但是失业率高涨,复工这个事情也是在拖不得。

4月12日,东北七州结成联盟,商议复工。但因为随后数据又飙上去了,顶着屡创新高的数据实在不好意思说复工,所以好歹拖了半个月,到了现在,东北几个州的数据普遍好看些了,所以复工正式摆在了台面上。

(这里插一句纽约新泽西的疫情近况:纽约这两天看出来是真见好,日确诊数和死亡数都有明显下降,几乎腰斩;新泽西确诊数不变,死亡数下降,最高时每天死亡300人,现在已经100多了。但是因为这两天是周末,数据不准,要等明后天的数据才能下结论。另外,新泽西重灾区正在南移,之前靠近纽约的北新泽西最为严重,现在是中泽西,就是我呆的这块儿地方迎来高峰,昨天全州只有我家门口的Penn Medical Center爆满。不过两州的住院人数、重症人数都有明显的好转,医院压力显著减轻。)

今天,墨菲州长宣布了一个复工六点蓝图,也就是说,在复工之前需要做好以下准备,包括:新增病例、住院人数14天内持续减少;州内检测能力扩大一倍;雇佣大批人员进行密切接触者的调查跟踪;和隔离中的确诊患者建立联系;成立经济重启的委员会,等。

新泽西政府没有给出复工的任何确切时间,就上面这几点也不是一两天里就可以做到的。州长稍微露了个口风,说Memorial Day(5月25日)时能期待点儿变化。唔,那就是四周后的事情了。我还得在家闷四周么,哭……

纽约州长倒是稍微明确一点儿,给了个准话,说5月15日建筑业和制造业可以开始复工,然后观察观察情况再做打算。当然了,也有胆子大的,像是德州、俄亥俄,都准备在这两天全面放开了,德州连博物馆都重新开放了呢。虽然知道不应该,但依旧羡慕且馋的咬手指了。

不过,纽约和新泽西都打算把大纽约地区区别对待了,纽约都会区疫情又重,人口密度又大,不是那么容易开放的。纽约州那边打算先开放上州,纽约市附近再商量。新泽西也是如此,挨着纽约市那边,住着不少在纽约工作的人,所以需要和纽约协调时间开放。中新泽西和南新泽西本来就疫情较轻,可能还能早点儿放开。

念叨完时政,说一说我自己的生活。

美东今年春天有点奇怪。冬天是个暖冬,春天也来得早,可是后劲不足,一直没有完全暖和起来。一会儿下雨一会儿降温,都快五月了,有时候还得开空调。天气不好,州长又关了州公园,所以这些天总是不太出门的。躲进小楼成一统,日子也是一天一天的过。

前几天心情不好,我家先生看我正事做不下去,也不能出门玩儿,生怕憋出病来,就到大都会博物馆网站上买了个独角兽拼图。这下可是有事做了,1000块儿的拼图,我和先生点灯熬油,日日用功,拼了七天,终于在今日完工。真是太有成就感了。

独角兽拼图的图案取自一个我特别喜欢的中世纪挂毯,现在藏在大都会的分馆修道院博物馆。

这个挂毯有着繁复得密恐慎入的千花背景,我和先生竟然把它拼起来了,真想给自己鼓鼓掌。瞪着眼辨别各色花朵,看得人眼花,不过我发现了很多之前没有看到的挂毯隐藏秘密,比如这挂毯中有一只蜻蜓、一只蛤,也算是寓教于乐,额外的收获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