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国 巴黎
美国 哈里斯堡
美国 普林斯顿
加拿大 温哥华

3月19日:感到胸闷结果发现是浴巾勒得太紧 [by 阿麦]

[by 阿麦]

今天又是心情犹如过山车的一天。

上午在家想detox一下,于是特意给手机开了飞行模式,也没开电脑,完全不想接受任何信息,安安静静地从书架上找了本《生命中不能承受之轻》去看。这本其实几年前看过了,今天本想随便翻一下,不知不觉就被吸引了,一口气看了两章。比几年前看的时候喜欢太多了!

之后就喝了杯咖啡,在家写小说。咖啡因让我太激动了,抬头看到窗外波光粼粼的海面,隔离以来第一次产生了强烈的想出门去海边散步的冲动。想要跟陌生人擦肩而过点头微笑,想要看姥姥姥爷带着弟弟们在海边的公园荡秋千滑滑梯,想要跟爸妈坐在一个桌子上边吃饭边聊天,想要见到自己的好朋友们并紧紧拥抱,想要回国跟意见不同的朋友当面争论吵完再去吃串串,想要找到蓝哥不戴口罩认真亲很久。我才发现自己是那么想要肢体接触,感到自己无比热爱全人类,边写小说边哭个不停…忍不住去设想一个病毒流行和高科技更进步的新世界,人们会不会再也不能实际接触到对方,所有的一切都可以在网上进行?会不会social distance变成norm,每个人住在自己的一个隔间里?那不能拉手拥抱接吻,我们要如何表达爱意!!!

认真写了一会儿之后,心情很好,休息的时候看了一下手机,正好就接到室友电话。室友说她的那位接触过牙医的朋友已经确诊了,这就是说我们的风险都更高了。室友交代我先不要说出去,因为卫生部门的人暂时也不让她朋友声张,但他们要了所有她朋友近期接触过的人的联系方式,果然晚一点的时候就直接联系了室友。现在就看室友需要不需要去检测了。

刚听到这消息的时候我很慌,立刻通知了在工作的爸妈。他们此前心还很大,我在家小心翼翼隔离防护消毒的时候,他们还笑我太谨慎,现在总该认真起来了吧。接着,我决定不理会保密不保密的事情,又通知了店里的同事,和下午本来会来pick up洗手液的同学,暂时取消了会面。虽然我现在仍然不觉得自己会感染,但一切还是小心为好。

下午洗澡的时候,大约是因为紧张,我感觉自己开始胸闷,特别是洗完澡之后,喘气都有些艰难,后来低头一看,才发现是自己把浴巾裹得太紧了,所以才喘不上来。自己现在想想觉得有点好笑。

我一直都挺怕死的,现在我才发觉自己这么怕死。当然我也知道新冠对我这个年纪的人来说,应该致死率很低的,即使数据什么都明白,但还是忍不住会怕死啊。我认真想过,如果自己现在真的死了,那最遗憾的就是还没有写出自己满意的小说,最担心的就是爸妈以后怎么办,至于友情啊、爱情啊、个人经历等等,我也已经很满足了。不过还是有很多很多想做的事情,以及我觉得自己还没有好好地做出过什么贡献,所以还是晚点再死吧。

本来想说,如果隔离久了,日常生活变得很无聊的话,我就用日记这里的空间去梳理过去三个多月的事情和自己的反思。结果今天这个新闻又bang一下让我的心情起伏不定,我室友告诉我那一瞬间,我想的竟然是,啊今天的日记可有的写了……

当然,有的写的多了,我现在除了论文啥都爱写,嘻嘻。

年初刚和蓝哥在一起的时候,他说啥都要一月底回国,我挽留没用,后来还是因为疫情爆发,他才延迟了一个多月才回国。蓝哥回国之前,我说你回去之后,我会很难受,我要自暴自弃、抽烟喝酒、把自己关在家里以泪洗面不见人,闷头在家写东西。结果他回去之后,我全然没有自己预料得那么丧,迅速恢复了自己的社交生活,天天在外蹦跶,以至于蓝哥引用了一个比喻,觉得男人之于女人,就像自行车之于鱼。到如今,也还是因为病毒,我才把自己隔离在家,开始真的写点什么……

(希望今天这篇不会被豆瓣审核那么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