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国 巴黎
美国 哈里斯堡
美国 普林斯顿
加拿大 温哥华

4月1日:虚惊一场!![by 阿麦]

[by 阿麦]

赵阿姨的活检结果出来了,没事!是良性的!!之前的变化应该是到了更年期产生的子宫肌瘤的自然变化,过几个月还要再去复查一下,不过大体上目前可以安心一段时间了!!!听到这个消息之后,我瞬间觉得连COVID-19都没那么令人担忧了。

(话说,我之前还给自己设想过一个dilemma问题:究竟是得一个新型的完全没有治愈方案但死亡率没有那么高的疾病,比如新冠,还是得一个有应对方案但死亡率会高一些的疾病,比如癌症早期? 啊为什么我要思考这么depressing的问题……)

嘛,今天因为得知了这个事情很开心,心头一松,觉得再没啥好担心的了。我妈接电话的时候平静得很,我还在房间外踱步,紧张得不行,后来我妈跟我说完结果之后,我就要跟她拥抱一下,一副哭唧唧的样子,我妈嘲笑我说怎么那么胆小脆弱。她说她现在除了房贷,了无牵挂,对死亡没有任何害怕的。其实这话去年春天(好像也是四月初)陪她做肠镜检查的时候她也说过,她那时就担心我和我爸还不起房贷。每次听到这些我就很想哭,而她又总是一副超然的表情,我甚至会为自己的眼泪感到不好意思。

今天也是难得的我爸妈都休息在家的日子。中午我妈做了拿手的番茄粉条汤,我爸自己烙了饼,得到了令人安心的消息之后我胃口大增,吃得好香。下午我们一家一起去海边散了散步,海边人不算少,戴口罩的也没有几个(我们自己今天出门也没戴),只是因为空间够大,人和人之间都隔着五米以上的距离。樱花开得正旺盛,有人在给花拍照,有人在海边的椅子上看书,还有人在跑步,我置身其中觉得十分诡异,好像这和我在网络上所看到的被病毒肆虐着的世界不是一个世界。

晚上七点准时守着去阳台敲敲。这次终于让爸妈都参与进来了,我敲盆子的时候,他们就在旁边胡乱拨弄吉他制造噪音,还挺开心的。之后和Indigo的同事们一起又Netflix party,参加的人太多,几乎都在版聊,结果我电影也没看全,版聊也跟不上,观影体验不好,只当是跟同事们hang out了。接着又和自己的朋友们开fb聊天讨论疫情和媒体什么的,不禁感叹自己就算在家quarantine还能赶场子一晚上参加两个局,再不能假装社恐了。

说到晚上聊疫情的讨论会,我发现自己好像很少在日记里写自己对时政的观点,甚至有时连疫情都不太关注了,虽然明明每天思考很多的还都是跟这些有关。一方面是因为我还想要发在豆瓣,一方面是感觉自己虽有明确的立场,但真要形成观点并加以证据表达出来,需要花时间写长篇大论才行,随便说说的话私下表达可以,但写出来发表出来就不太负责任。还有一方面,最近发生的很多事情也在改变着我过去固有的一些观念,我也自觉自己处在一种变化的过程中,因此有时难免混乱不堪,更不适合认真表达自己的观点。我只知道,疫情过后,我也不会和从前是同一个人,世界也不会是同一个世界了。

但我大约还是会很爱这个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