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国 巴黎
美国 哈里斯堡
美国 普林斯顿
加拿大 温哥华

4月19日:“我什么都没有” [by禹火勺]

紧急事态宣言下达后在家隔离的第三周,已经顺利调整为了和大伙儿一起的美国时间。

和一些朋友ZOOM聚会看了一半ONE WORLD TOGETHER,期间Eason出现的两次都无比激起心中的卡拉OK魂。疫情期间的互联网似乎让我看到了全球人民创造力的集体巅峰,不禁会让人思考疫情结束以后社会会有什么样新的变化。

在Instagram看到i-D magazine发起了一个名为“離れても連帯keep distance in solidarity”的特集,各个创造行业的从业者在参与进来的时候也会回答一个问题。其中有个问题“疫情稳定以后,你希望日本的社会怎么变化”,摄影师石田真澄Ishida Masumi的回答是“(比起)如何改变之前,想不要忘记这个期间发生的事情和感受到的东西。”看来所有人都应该开启纪录模式了。我想起了1、2月的时候还在和朋友们讨论说,人们应该至少不会忘记这次的教训了吧。至少现在写写日记可以整理一下以后要怎么和孙子辈说起这段时间的经历。

尽管这一年很快过去,人类还是要持续在时间长河里的战斗和生活呀,真想趁着这个时期清零一下身边的存在和脑子里的想法,做个浑浑噩噩的一无所有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