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国 巴黎
美国 哈里斯堡
美国 普林斯顿
加拿大 温哥华

3月22日:口罩之谜 [By 林之]

美东时间3月22日晚上

美国35199确诊,470人死亡。新泽西确诊1914例,21例死亡。

美国一天增了8500,增量依旧在涨。这连着好几天七八千的涨法,也是世界唯一。

我的生活还是照旧,宅在家里不出门,有吃有喝,没什么可抱怨的。可美国的数据太过惊悚,我所在的普林斯顿离着美国现在最大的疫区纽约又非常近(开车一小时),以至于我虽然天天坐在屋里,窗外小区里一片岁月静好,也逐渐觉得不安起来。

随着美国的疫情形势越来越严峻,我这样不用FB、不用推特、不用Ins、几乎不接触英文社交媒体的人,也逐渐感受到了其中的残酷。一月底二月初的时候,天天在微博上看国内医护物资不够、大夫又被感染、患者求告无门、一家或病或逝这样的悲惨报道,到了现在,还要在美国重新再看一遍。

我已经把看新闻的范畴缩小到了新泽西州了。非常自私的说,我看新闻的目的更多是为了信息通畅,来保证自己的安全(前两天,常去的一家韩国超市旁边有个急诊可以做新冠检测了,我还傻乎乎的跑去要逛超市呢,幸亏去之前看见了新闻,要不然我就一头扎到一堆新冠疑似患者里去了),其次的目的才是了解美国如何抗疫。可即使如此,这两天还是看到了很多令人非常“丧”的消息。

新泽西的检测试剂奇缺,州政府开的第一个“drive through”的新冠检测站,第一天坚持了四个小时,第二天坚持了两个小时,今天只坚持了半个小时,检测试剂就全部用完,只能把人群驱散,让他们明天再来。新泽西医院的物资奇缺,纽约市说医疗物资还能坚持两三周,我看新泽西现在这个样子,怕是半个礼拜都坚持不下来了:护士们用着“仅作化妆用途”(for cosmetic use only)的口罩照顾新冠患者;许多医护人员的口罩都已经重复利用了。

这些事两个月前的湖北经历过一遍,现在又在美国上演了。当然了,美国得有点儿新鲜事,现在美国的医院里,很多医护人员还不被允许戴口罩!

新泽西医护人员不许戴口罩这个事情,我是先从国内微博上看到的,又翻了翻本地新闻。说是现在医院的医护人员要是私自戴口罩,是要被医院训诫的,即使是抗疫一线的大夫,在病房之外也不能戴口罩。又说医生要是戴口罩会被病人和同事举报,因为会引起恐慌。还有人说,医院科室不发口罩,医护人员得从家里自带……

我写这个日记,本意是写点儿我自己经历的事情,不想写各种“我听说”。毕竟听说的事情多是一鳞半爪,我又没有渠道去确认,最后不是传播谣言就是传播焦虑,实在是在疫情中给大家添堵。但这些传言得到了政府新闻的侧面证实:今天新泽西开新闻发布会,有记者问州长“是否听说有些护士和大夫不被鼓励戴口罩”,州长不置可否,近乎默认。让我对这件事有了七八分把握,可以记录在这里。

以各种理由不让医护人员佩戴口罩这个事情实在太过恶劣!不让老百姓戴口罩还可以说是要把口罩留给最需要的人,那不让医护人员戴口罩又是为什么呢?为了不引起患者恐慌么?!李文亮大夫前车之鉴,我国政府检讨控制言论的那部分,美国政府是不是也得睁眼看明白他一个眼科大夫,到底是怎么染上新冠的啊?!那是因为接诊了新冠患者才病的啊!新泽西都快2000例确诊了,潜在病人还不知道有多少,竟然还不许医护人员戴口罩!

口罩这个东西在美国是个非常谜的存在。政府宣传了两个多月普通人不用戴口罩了,美国人也真听话几乎就没人戴,各种商店里也早就没有口罩卖了,然而今天川普还号召民众给医院捐口罩——民众手里哪有口罩,拿什么去捐啊!

这个时候倒是海外华人可以做点事情。就今天一天,我已经看到了两条普林斯顿地区华人社区捐款捐物、牵线国内企业给美国医护买口罩的消息了。这帮华人头两个月积极踊跃地从美国往中国运口罩,现在又积极踊跃地从中国往美国运口罩……今年可是够忙的了。

今天发生的另外一件有意思的事,是美国首都华盛顿看樱花的人实在太多了,警察忍无可忍,把聚集在潮汐池边的群众驱散了,还把周围的路都封了,避免再涌来一帮人挨挤着看花。

美国应对疫情和中国不一样的一点,在于不禁止户外活动,散步遛狗都可以,只要保持2米距离就行。又仗着地广人稀,各个国家公园、州公园也没有关闭。美国人民一点儿也没辜负政府这份儿好意,正好大多数人都不用上班了,就充分利用散步时间,牵着狗,带着孩子,到处乱窜。

华盛顿的潮汐池樱花、费城的近郊、特拉华的海滩,到处都是人,居家隔离变成了休闲时光。可是户外人一多,这两米的社交距离也就无从谈起了,我今天看到一张照片,华盛顿潮汐池边乌泱泱好多人,就差没摩肩接踵了。美国群众们还都不戴口罩,看着就让人害怕。

政府也觉得这样不行,于是潮汐池封路、特拉华的海滩关闭,新泽西州长也三令五申,不许本周居民往海边度假村里涌。美国春光将至,气候渐暖,估计我往后出门放风,得找个格外偏僻、绝对没人的山野才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