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国 巴黎
美国 哈里斯堡
美国 普林斯顿
加拿大 温哥华

3月29日:登陆十周年快乐!(和我的挨打回忆)[by 阿麦]

[by 阿麦]

今天是我们全家登陆温哥华的十周年纪念日!

真是没想到,转眼就十年了!今天特意跟我妈回忆了一下当时来温哥华的过程的,那时候是我们第一次坐飞机,在浦东机场遇到一个白人老太太,用英语问我和我妈怎么用饮水机接水,我俩很少直接跟人用英语对话,当时紧张出一身汗,结结巴巴连比划带猜地回答了人家。到达那时是29日早上八点多,天气跟今天一模一样,阴沉沉,雨水将落未落的。舅舅去机场接了我们,我还记得刚到现在这个公寓的时候,真的是家徒四壁,什么都没有,到现在十年了,我们终于也买了自己的房,我也从高中生变成了研究生,不再是那个一说英语就要紧张的我了。小时候的我大概无法想象,人生中的十年青春竟然要在一个异国的城市度过了…啊,当然也没法想象,十年后的纪念日要在疫情中度过。去年过纪念日的时候原本还想着,到了十周年,可以和全家人一起在外面吃个饭隆重庆祝一下,现在只能从超市买点小菜,伴着啤酒,在家里坐着聊聊天了。

聊天的时候,我爸突然说起他前几天做梦,梦到小时候的我在街上乱跑,他很不放心,追到我之后就想打我一顿。但实际上,我小时候大部分时间比较听话,很少挨打。就此,我们仨就开始回忆我为数不多的挨打时刻,结果三个人想起来三个不同的时刻……

我爸的回忆:我一岁多的时候,有一次是我爸带我在家属院里玩,我在外面突然有了便意,我爸就想让我蹲在路边树下解决,这样他可以像处理狗屎一样,连土带粑粑一起铲了,但我非要在水泥大路上解决,怎么说都不听,我爸硬把我抱到树下,我就蹬腿甩胳膊,嗷嗷大哭,就是不老老实实大便,后来就挨了一顿打……我现在回想一下,为啥不把我抱回家或者去公共洗手间呢??

我妈的回忆:我妈辅导小时候的我做数学作业,我总是犯错,总是犯错,我妈就很生气,她再次给我布置了20道题,并说,如果我做错超过几道就要打我屁股。我老老实实做完,拿毛巾被把自己的屁股全裹住,然后才敢把作业交给我妈,并撅着屁股,等着挨打……我妈笑到不行,检查了一遍,发现我也没做错,最后也就放过我了。

我的回忆:小时候我学电子琴。一天中午,我妈在主卧睡觉,我在自己房间练琴,但我又不想好好练,就开始乱砸琴键,制造噪音,我妈大概是睡前就督促过我要好好练琴,看我这么不听话又吵到她睡觉,她就冲过来在我屁股上揍了一巴掌,留下了一个鲜红的手掌印。我今天跟我妈强调这是她唯一打我的一次,我对那手掌印记忆深刻,结果我妈竟然说她忘了!真难过!白挨打了!

聊天的时候难免会想起来我的老家(平顶山),还想到小时候我自己家和我发小家的种种摆设,有很多小时候无比熟悉的路名、地名、商场名竟然都开始淡忘了。上次回家还是五年前,那时城市面貌已经有了很大变化,再到下次回家的时候不知道又会怎样。这两天老家罕见地上了新闻,原因是那里又确诊了无症状感染者,还连带着传染到了漯河,我看财新以来第一次看到自己家乡被深度报道,却是因为这种事情。

最近我们也经常接到家里人的电话,叮嘱我们要小心,现在可能又要反过来担心他们,唉…我担心着我妈的检查结果,而我妈现在又每天都在担心着我姥姥姥爷…

今天的高光时刻,仍然是七点的阳台敲打时间!根据这几天的观察和聆听,我发现邻居们越来越上道,在阳台上发出的声音非常多样化,持续得也很久,甚至越来越和谐,让我觉得自己的擀面杖敲盆声好突兀呀哈哈哈哈,不过每天都敲得很开心!

不知怎么把图转过来,大家就这么看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