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国 巴黎
美国 哈里斯堡
美国 普林斯顿
加拿大 温哥华

5月26日:有什么大不了的嘛 [by 亦然]

该把上次在H Mart买来的鱼煎了,昨天我在想,但又懒得下楼买葱姜蒜,况且肚子应该是不回饿了,于是这项日程推至今日。今日的任务就是煎鱼。

纽约今天的天气很好,气温上升,甚至有些过于夏天了。穿了花衬衫和短裤,把自己打扮成了狸克的样子。我想着如果这不是去超市,而是过去去看展的路上,或是再过去几年去教室或工作室的路上,我一定是心情好极了。在家里窝了七十四天,现在时间来到五月底。五月底,是初夏,是学期结束,是短途旅行的前期。在隔离之前,这些都是。在隔离之中,这些都不是。五月的社会文化意义比不加猪骨的冬瓜汤还要淡了。自然的季节之美,除了感官能感受到的,还是需要一点日程本的帮忙。我的日程本,现在空空荡荡。

从超市回来的时候差点都忘记洗手了。想再点杯奶茶外卖,然后去天台看书。但昨天还在线的功夫茶,今天不营业。

好吧,但书肯定还是会继续看的。昨天一天都在看的,是《人类简史》,没错,就是这本人尽皆知,在机场书店热销好几年的书。它和它的两兄弟,我在不同的时间都被不同的人推荐过,但机场书店的印象深入骨髓,我一直没有提起什么兴致阅读。读起才不得不感叹:畅销书果然还是有畅销的道理。

很想把这本书送给二十四岁的我读一读。那时候的我烦恼的、想不通的问题,应该可以在里面得到一些臭脸式的反向安慰。它告诉我们人,智人,人属剩下的唯一物种,是怎么样演化而来,怎么样形成采集社会、经历认知革命、走向农业社会等等。分享几点对我来说很重要的认识(或再认识),顺便做总结和摘抄:

  1. 智人只是人属动物的一种。

  2. 智人崛起约在10万年前,我们在历史书里认真背诵因为考试会考的历史,可能是四五千年前?现代社会的历史在智人总体历史上来说只不过刚刚出现。

  3. 15万年前的智人,外貌和现在的我们几乎一摸一样,脑容量也差不多。我们的社会形式、文化发展、科技发明可能是“进步”了,但从生物学的角度来说,我们仍然是一样的动物,并没有什么飞跃性的进化。

  4. 认知革命来自语言的产生和应用,而“讨论虚构的故事”正是智人语言最独特的功能。虚构的故事赋予智人前所未有的能力,让我们得以集结大批人力、灵活合作。

  5. 神明、国家、政治、规范、道德、哲学、商业、金钱等等等等,当然也就是虚构的故事。

  6. 历史的演化也不一定是“越来越好”,不管怎么看,原始的采集社会都比后来的农业社会更理想。

  7. 历史的演化又并不是充满选择的,我们的局限决定了这种变化存在偶然也是必然,且无法倒退。

知道了这些然后呢?然后,生活不就豁然开朗了吗?哪有真正还能束缚住我的东西?当然还是有,我的生物本能、地球的最后的夜晚、向我扑来的狮子或狗、肆虐的病毒。是的,还是很多啊。虽然回不到采集时代了,终归我还是会被许多虚拟的故事包围,但我可以选择相信,也可以选择抽离,可以选择别的故事。

仍然回到当初在安慰某一个朋友的时候说的话。你看我们,被出生,被置身于活着这个游戏里。如果暂时不打算中途退出游戏,那么就选一个模式玩到尽头好了。我可以选简单模式、困难模式、超难模式,但是被某一个模式卡住,觉得很难过关的时候,别忘了这是我选的就好,而选择困难模式的原因还不就是为了让这个游戏更好玩,而且我相信我可以。

试试看,所有的事情都往里面套一套,好像都没什么好真动气真烦恼的。塞尔达某个迷宫解不开的时候,我会崩溃大哭吗?虽然解不开的不爽和苦闷也是真的,但我知道这是为了后面破关的快乐的铺垫。不要陷在苦闷里了好吗,大不了就不玩了。有什么大不了了。我又不怕死,我本来就不想来。

肚子饿了,该去煎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