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国 巴黎
美国 哈里斯堡
美国 普林斯顿
加拿大 温哥华

4月13日:暴风雨天气里的北欧三文鱼浓汤 [by M]

自昨夜开始费城进入了狂风暴雨惊雷模式,老天在不到24小时内连续不断地往整座城市疯狂倒水,倒颇有些像自家黄梅时节的暴走天气。在这种白天也乌漆墨黑的日子里,一锅暖色调的热汤似乎就更显得宽慰人心了。正好冰箱里还剩了两块冰冻的三文鱼,周六也采购了一大袋土豆,便想着不如试试做之前看到的北欧三文鱼浓汤方子。原本需要茴香(fennel)根茎和茴香叶,无奈家里完全没有,只好就地取材换成了先炒新鲜罗勒叶来去腥,盛盘时拿莳萝(dill)籽来调味装饰。红葱头切小块与土豆、胡萝卜块同炒,土豆表面微微有焦印时加入水炖煮。高汤部分则是偷懒换成了鸡汤精粉直接倒汤里一起煮,再加上牛奶(得庆幸拿了开口大而高度深的锅子,不然牛奶扑锅起来真是不能看)。最后放入三文鱼块与海盐搅拌直至三文鱼颜色由深变浅肉质全熟。单支罗勒的去腥能力自然比不上大块的茴香根茎,但是鸡汤配牛奶的浓香顺滑,加上熟透的土豆块入嘴就可抿碎,这些还是太令人满足了。

到了下午四点多的光景,雨终于停了,不一会儿就云散又艳阳高照了。自己之前在网上下的一单快递也送到了,出门拿快递的时候发现雷雨之后空气竟然还是有点暖有点闷的,司机在递给我快递箱子的时候还特地先戴上了手套。今日费城的确诊增长数比周末稍高些,因为很多做检测的私人实验室在周末并不向政府上报于是会延迟到周一周二才算到统计数据里。早上还收到了一封校长致全校师生以及员工的信,里头提到被改造成方舱医院的学校体育馆可能很快就要投入使用了,并且明确是收治新冠恢复末期的病人。另外还提到我们学校的药学院自己做了一堆免洗洗手液捐给了校医院,还有工程学院利用3D打印技术制作了许多防护设备捐给了医院,甚至学校的华裔教职员工联合费城华人团体一起募集到了许多口罩也捐给了校医院。《费城问询报》于昨日还刊登了一则小视频,记录在我们的大学医院是如何收治新冠病人的——单独撇开一幢楼专门用于收治新冠病例,从而不影响到其他医疗部门的人和正常活动;同时看到视频里的医护人员都至少戴着双层口罩和防护面罩以及穿着医用防护服,多少对自己学校的医疗系统和资源感到了些许放心。

暴风雨过后总有晴天的吧,对近几日不断释放的一些利好信号我毫不怀疑病毒以及传染本身最后能够得到有效控制和应对。只是所有不断在伴随发生的连带效应对每个个体来说未必那么容易承受。在吃过晚饭后收到了航空公司给我的邮件,告诉我回国的航班(第三次)被取消了。当即失望难过是难免的,我当然想回家啊想回家多陪陪年事已高本来身体就不好的祖辈们,想在父母面前撒撒娇,想履行去年出国前与许多友人的约定见面叙旧;不想被困在这几平方米里整个暑假啊。但这些也毕竟都只是私心所欲,甚至都谈不上牺牲。这时候总是劝着自己想想别人,想想这样的日子里还有哪些值得希冀的事情,大概还是会稍微好一点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