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国 巴黎
美国 哈里斯堡
美国 普林斯顿
加拿大 温哥华

3月24日:改完了小说+疫情和self care [by 阿麦]

[by 阿麦]

昨晚想要熬夜等蓝哥下班,撑到了凌晨三点多还是扛不住了,昏昏睡去。今早我妈做了豆浆和鸡蛋饼,一个劲儿地催我起床,我一起来就头晕,吃了早饭又回去睡到了十二点多,还被我妈唠叨了一顿,说我在家呆得如何作息不规律等等等等。其实我上午补的回笼觉可香了,我还做了很舒服的春梦呢!

中午跟家庭医生通电话,告诉了她我跟专家的预约因为疫情被取消,她安慰我说我的这个case应该看起来不紧急,所以等上一两个月都没关系,我因此也放心了一点。

后来我就去看《哲学与人生》,赵阿姨今天休息在家,她迷上看最近的一个国产剧《鬓边不是海棠红》,也是耽改剧,她一听到那剧里的京剧唱腔就哼哼唧唧地哭,并且在家跟着唱。最近我跟她讲一些网上的事件的时候,会提到“开车”“安利”,我怕她不理解还要额外解释,结果赵阿姨就很不耐烦,一挥手说,不用跟我解释,我早知道啥意思了。行吧。

今天还做了两件一直想做的事情,一件就是从朋友C的小店里买了张礼品卡,算是支持她的local small business,另一件是给UBC VGH foundation捐了20刀,我发现捐钱很可以缓解内心觉得自己啥也没做的那种内疚感,这么说来,很多善举也都是自利的目的。或者说,互利?

晚饭后终于把小说改完了,昨天问了负责征文大赛的编辑老师才知道比赛也因为疫情拖到4月底截稿,这意味着我也许又有时间可以再改一遍。不过明天开始呢,还是要多花时间写论文了。

晚上还和爸妈来了个河南话challenge,就是用河南话去念朋友发来的一段话,顺便又讨论了很多河南话里土语的用法,觉得很好玩,我以前总觉得河南话很土,但是想到那么土的方言如果没有人再继续学,没有人再传承下去的话,也还是很难过的。

今天还想要多写一下疫情之下self care的问题。因为疫情不得不增加了许多在家呆着的时间,本以为这样会有更多机会,好好照顾自己,经常敷个面膜,调节一下心情啥的,但反而是因为不出门而丧失了收拾好自己的动力。我开始变得越来越邋遢,懒得洗头,甚至懒得洗脸,最糟糕的时候连牙都不刷就直接去睡觉。但是我后来想想,最近我没有牙医保险,很多牙医又因为牙医大会感染了,看牙医风险太高,为此我还是有点动力勤奋刷牙的。

可我会忍不住想,究竟为什么呢?难道之前那种要把自己收拾得人模狗样儿的动力都是为了给别人看?一旦社交隔离不用见人的话,就会这样急速地颓废委顿下去吗?为什么连这样简单的小事都坚持不下去?其实有时候,如果打起精神,在一天中较早的时候起床,强迫自己充满仪式感地做好这一天的daily routine,刷牙洗脸护肤等等,那这一天就开了个好头,继而有动力继续规整地过下去,可一旦第一个环节就出错(起晚了,不好好洗脸etc)那这接下去的一天就会更混乱无序。紧绷的工作日之后可以偶尔来一个无序的一天休息一下,但现在几乎天天都无序,很体会到自由工作者的辛苦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