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国 巴黎
美国 哈里斯堡
美国 普林斯顿
加拿大 温哥华

3月26日:‘...has spread everywhere like a virus’ [by 事务员Z]

一些新闻:

- 截止今日,瑞典确诊2806例,死亡66例,重症178例;

- 流行病学家Anders Tegnell认为就丹麦与挪威关闭学校后的疫情发展来看,关闭学校对抑制疫情的效果不突出;

- 据公共卫生局,瑞典即将迎来确诊病例指数级增长的时期;

- 一些科学家提出,60%的新冠病毒感染者为无症状或轻症,这将有引爆二次疫情的危险。

最近两天对于新闻的关注逐渐变少,工作时间更多。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天气太好,再加上Anders Tegnell几天前在电视台公开说,抵抗病毒最好的办法就是加强锻炼身体,提升自身免疫力,这个星期在户外活动的人特别多。有相隔一米一起散步的老夫妻,玩飞盘的高中生,和爸爸妈妈一起骑车出门的小朋友……大家似乎已经摆脱了上周恐慌隔离的氛围,转为接受现实(或者应该说,佛系放弃?)。

昨天帮一位同事清扫一座在市中心的老房子,蓝色大门旁边种着两株长径玫瑰。现在还没到季节,等夏天来临时将会是童话般的房子吧。屋主是一对没有子嗣的夫妇,老先生对我说,他曾经去过上海,南京,北京和昆明等等城市。于是我们深刻交流了一波我们俩都是如何喜欢南京这座城市的,最后肘击对方告别。临走时他一直对我们说谢谢,还特别用中文说了一遍。回办公室的路上,我坐在Elena的车里打开车窗,和她一起抽廉价香烟,迎着车窗外凉凉的春风。谈论失业率,谈论任何人都有可能感染到的新冠病毒,谈论她的两个女儿,谈论我对这份工作的感觉。这样的时刻,我想在多年以后,我将不愿用待在家中的安全感去交换。

隆德市志愿者办公室放着一瓶酒精洗手液,开门的工作人员给了我瑞典语的协议与班表。在我签名的时候,又有三四个年轻人进来在我后面排队,觉得这个时候,大家还是站在一起,互相帮扶的。暂时不去想失业率的话,这个世界还没有那么糟。我对朋友说,我不知道是在疫情中感染后病逝的人们比较悲伤,还是因为隔离等原因无法维持生计而自杀的人们比较悲伤。如果生命都一样重,那么我也不想过多批评瑞典政府目前所做的选择。

Anders Tegnell预测下周情况会恶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