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国 巴黎
美国 哈里斯堡
美国 普林斯顿
加拿大 温哥华

3月17日:和赵阿姨共度的一天 [by 阿麦]

[by 阿麦]

赵阿姨是我妈,今天她休息不上班。

早上起来,我和爸妈就我家厕纸快要用完的状况进行了如下讨论。

我:实在不行……就用水洗屁股?

我妈:我们也就是二十年前才开始用正经厕纸,之前都是用报纸,作业本,我还用过你姥姥的记账本,记账本可硬了。

我爸:我用坷垃蛋儿。

我:坷垃蛋儿?

我妈:就是石头蛋儿。

我:……。

真是hardcore Asian parents. We Millennials are too spoiled.

我爸上班之后,我和赵阿姨出去了一趟,想买体温计和厕纸。我怕我妈一个人买到的话自己拿不了那么多,就戴上口罩跟她一起下去,可是从我家停车场的小路拐上大路之后就发现路上行人还不少,不像我想的那么萧瑟,特别是还有老头老太太在外面乱转,我心里很害怕自己万一万一传染他们,跟我妈说了一下,又走回到空无人烟的停车场,在那边等她。后来我妈只买了一瓶牛奶回来,她大概复述了一下现在的状况:药房要出来一个人才能进去一个人,所以很慢,而且也还是没有卖体温计的。药房旁边的诊所还开着,但里面没有人,所有人都在外面等着,预约到了的人会接到电话,然后才能进入诊所。超市里仍然没有厕纸、厨房用纸和抽纸,没有鸡蛋,2%的牛奶只剩下四瓶,没有洗手液(普通的洗手液,不是免洗洗手液)。

本来出门之前的赵阿姨心态还不错,早上在家喝了咖啡,还兴奋地唱歌,出门了一圈之后有点恐慌,跟我叨叨了几句,不过她到家之后就好了,抱着ipad看电视剧。我俩经常要扯着嗓子隔墙聊天,如下:

我:妈~你在干啥

我妈:看电视剧!咋了??

我:看啥啊??~~

我妈:泰剧!~~

我:BL吗?~~

我妈:不然呢???~~~~

(没错,赵阿姨入了腐坑出不来了……)

今天做的另外一件事,是把朋友的联系方式给了妈妈,那会儿我有点咳嗽,担心自己万一有点事情的话,我妈之后还可以找到我朋友处理点什么事情。当然,估计根本到不了那一步,但总觉得多交换下联系方式,自己也安心点。

下午两点多的时候,接到我们店店长的电话,她通知我们,Indigo也要全线关门了,目前是打算关到3月27日,3月27之前有排班的员工都还是可以按照班表的小时数来发工资。我刚好昨天取消了自己的几个shifts,现在只有下周三还有班,还能再给我发几个小时的钱。我觉得这个举措还是很人性化的,不知道其他的零售商品牌会不会这样对待员工。我目前跟父母住在一起,自己之前住的地方也不太用担心房租,我们也都有些积蓄,暂时在经济方面还算不那么紧张。政府已经调整了申请EI的政策,缩短了申请时间,之后应该也会尽快颁布一些有关房租和贷款的新政,我的那些本地人同事很多都是学生党或还在寻求出路的年轻人,没什么存款意识,希望他们之后可以不那么吃紧。

再之后就是看到了今天BC省卫生部的更新,今天一天BC增加了83例,又有三位老人去世,安大略省也出现了第一例死亡,目前全国共586例。83例在我看来触目惊心,是BC省单日增长最高,预计到之后还会增加得更快,当然这也说明可能是检测效率提高,似乎现在也开始了drive-through test。看到这些数字的那一瞬间不免感到恐慌,现在想想倒也还好,预料之内的,我们现在在慢慢爬坡,586这个数字跟世界上很多国家比起来可能已经算还好的吧。

蓝哥睡醒之后照常跟他聊了会儿天,最近他喜欢出门走路的时候跟我打电话,美其名曰叫“带我一起去散步”或者“我们一起出门一趟”,背景音里上海街头小贩的叫卖声也断断续续地传来,西红柿三块五一斤,萝卜多少钱我忘了,还有一个好像叫羊羔腿的东西?我们俩都没搞明白是啥。这种叫卖声带着强烈的生活气息,是一种无法在北美城市找到的声音。

其实今天也没有好好balance自己的生活,虽然说减少了看手机刷新闻的时间,但还是没心情写论文,去看了会儿书,最近在看一本叫作Erotic Stories for Punjabi Widows的英文小说,还蛮有趣,说的是一群在英国生活的中老年印度寡妇一起合作写erotica的故事,非常挑战对老年妇女的stereotypes,而且也帮我了解了一些自己不太了解的印度文化。晚上吃饭的时候看《齐木楠雄的灾难》调节心情,真的是非常好笑的番,难怪蓝哥和读书会其他的朋友都推荐。今天整体上心情好了很多,可能是因为有妈妈在家的关系,只有看新闻的时候恐慌了一下,狠狠地做了几次深呼吸才平复下来。妈妈晚上做了煎饺子、凉拌粉丝和绿豆粥,很好吃。但晚上爸爸还是没能在超市买到需要的食物,只买了两颗大到离谱的土豆。我家目前的食物和日用品大概都只有一周左右的量了。

今天最后想写一个很感动的事情,就是我前面写的两篇日记得到了组织这个海外防疫日记的夕岸老师的夸奖,另外一个豆瓣友邻小姐姐也说她一直在看,也会一直追这些日记,我觉得特别特别开心,感觉自己在用微不足道的力量做一些事情,而且现在每天想着晚上要写日记的事情,就会留心今天这一天里发生了哪些有意思的细节是我想记录的,因此也不会让自己自我隔离这段时间太难过。

附图是我家窗户外的风景,最近天气很好,等到疫情过去,大家一起去西温海边野餐啊!

Home, West Vancouv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