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国 巴黎
美国 哈里斯堡
美国 普林斯顿
加拿大 温哥华

3月16日-3月18日:开始有了疫情迫近的氛围 [by 小武]

2020年3月16日 星期一 圣彼得堡

­­

今天学校的气氛开始有了些不一样,我们这个语言预科学校全是来自世界各地的外国人,但我走进教学楼,首先注意到的戴口罩的人是学校的两位俄罗斯老师,两位年轻的女老师站在楼梯口戴着口罩严肃地讨论着什么。再看,上下楼梯的学生戴口罩的人数明显多了起来,各个国家的都有,但比例也不超过三分之一。人与人彼此间都开始有意识地保持距离,也有没戴口罩的学生在经过人多的地方时会用手掩住口鼻。我们的老师是一位二十多岁的年轻女老师,我走进教室,她说的第一句话是:“先去厕所洗手,地铁上可能有病毒。”所有的学生都乖乖地先去洗了手,然后才坐下来开始上课。老师说中小学全都停课了,大学还没有确定,我们停不停课,学校在商议。

在这之前,我没感到身边中国人受到太多跟疫情有关的影响,四周一片祥和,也没感到什么歧视和排华。舍友们照常该出去玩出去玩,该看病的看病,还有趁着卢布大跌四处看房打算买房的。这两天才有了病毒迫近的感觉。

圣彼得堡国立大学中国留学生群里,学生们从周日开始讨论停课的事,各个系的学生陆续晒出了学校通知上网课的邮件。但学校似乎还没有统一,不同的系各自做决定。也有专业的学生晒出老师的邮件:“明天照常上课,如果您感觉不舒服,可以戴口罩来上课,但是如果出现了流鼻涕、咳嗽之类的症状,来上课是不值得的。”

我跟一个开奶茶店的中国人买了一包50个一次性医用口罩,28卢布一个,合大约三块钱。因为家人从国内打电话来,打钱要求我买口罩。我没去药店,觉得去了也买不到。二月初国内疫情爆发的时候,圣彼得堡的中国留学生成立了支援武汉志愿组织,一家药店一家药店地扫荡,那时候就已经把全彼得堡的口罩都扫荡光捐给武汉了。现在能买到的口罩大多都是中国人囤的货。

下午回宿舍我开始刷新闻,俄罗斯感染病例93例,其中53例在莫斯科,圣彼得堡有9例。莫斯科禁止了超过50人参与的室内活动,在莫斯科市郊开始修建叫做“新冠疫情遏制中心”的专门医院。圣彼得堡公布了一个定点医院名单,市民可以去名单上的医院免费做新冠病毒检测。我点了个外卖,这是我来俄罗斯半年第一次点外卖,并没有传说中那么慢,半小时左右就到了,外卖小哥戴了口罩。

晚上看到了消息:俄罗斯从3月18日至5月1日,禁止外国公民入境。我看到这个消息心里其实松了口气,就像一个月前看到俄罗斯宣布禁止中国人入境一样。还是下意识地想要保护自己吧。

因为有一个白俄罗斯好友,特意关注了一下白俄罗斯的疫情。在全面封国境之前俄罗斯已经关闭了与白俄罗斯的边境,而之前这两个国家一向是你我不分般自由往来的。白俄罗斯总统卢卡申科受了委屈似的,在新闻发布会上气呼呼地说:“俄罗斯政府的人似乎不知道,俄罗斯和白俄罗斯之间根本没有什么边境,我不知道能关闭什么,也许他们那边单方面设了什么边境吧,我不知道,那是他们的事。”

俄罗斯指责白俄罗斯没有按照世卫组织的要求对新冠采取措施,截止到今天白俄罗斯有30多例,俄罗斯认为,按照人口比例来说,白俄罗斯的疫情比俄罗斯严重。白俄罗斯的所有邻国都封闭了边境,只有白俄罗斯没有。而卢卡申科在新闻发布会上给大家的建议是:“多洗手,按时吃早饭、午饭和晚饭。我平常是不喝酒的,但是最近我开玩笑说,伏特加不仅可以用来洗手,每天摄入40-50克的纯酒精可以毒死病毒。最好每周蒸2-3次桑拿,因为根据中国的经验,病毒在60度以上无法存活。我祝大家成功、健康、不生病。”

卢卡申科还说:“不需要恐慌,需要的只是好好工作!尤其是农村,我很乐意看到在农村人们都在拖拉机上工作,没有人谈论什么病毒。拖拉机治愈所有人!”

3月18日

今天第一次戴上了口罩,其实觉得在街上没必要戴口罩的,地广人稀的俄罗斯,空旷开阔的街上实在没几个人。我戴上口罩是想看看路人的反应,结果路上根本就没有人多看我一眼。学校教学楼里三分之一左右的人戴了口罩,大多还是中国人。我的老师今天没有坐地铁,骑滑板车来的。

这是我们与这位老师的最后一节面授课,我们在课上下载了Zoom,拉了群组,下周一开始上网课。老师们提前进行了线上教学培训,对年轻老师来说还相对容易点,那些年纪大的老师不知道该怎么办。我们的另一位老师谢尔盖还在使用诺基亚,我们怀疑他可能不会用智能手机。

上网课目前也没有统一强制,很多班还需要投票通过。学生们针对上网课的态度也不一样,我们宿舍这一层的中国留学生们在公用厨房里讨论,有趣的是,他们几乎都是班上唯一一个投反对票的学生,可能是住宿舍的学生家里经济条件不太好吧。他们嚷嚷,在宿舍怎么好好学呢,交了那么多钱,浪费学费。

室友去超市,意面和卫生纸的货架空了。以及圣彼得堡也开始禁止50人以上的公共活动了。俄罗斯截止今日感染人数147人,比前日增加33人,普京说俄罗斯已经成功遏制了新冠病毒在俄罗斯的大规模扩散,疫情完全在掌控之中,大家不要相信关于疫情大规模传播的谣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