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国 巴黎
美国 哈里斯堡
美国 普林斯顿
加拿大 温哥华

3月27日:被裁员了 [by Sam]

Day 12 又是一周过去,北卡的情况一路变差。闭关Day 1时本州仅有33人确诊,截止到今天下午3:55,本州确诊人数已高达763例(本县16例),也出现了3例死亡。【数据来源: https://www.ncdhhs.gov/covid-19-case-count-nc#county-map】

前两天逼不得已去了一次Fedex邮寄申请OPT的材料,不敢叫Uber,请班里同学开车送我。同学等在车里,我抱着近乎悲壮的心情一个人走到快递点里面。小小的快递点里已有两位顾客,一位靠左边墙站着,一位靠右边墙站着。我走进去靠门站在他们的中点,我们形成一个三角形。后面又来了一位顾客,干脆离我们远远的等在门外。大家都开始有了防疫意识,多少让我感到安慰。

继学校戒严后,市里终于开始采取行动。本市(县)今日下午5点开始戒严,执行Stay At Home Order,除必需事项外不再允许外出。我们昨天最后一次补充了食物,请求送货员把食物放在门外后敲门,等她离开后我们再把袋子拿进来,以防止我们的直接接触。从猫眼看过去,送货员也戴了口罩。我们把平时惯例的5%小费提到了10%,这个时候还不得不出门做送货员的人大概也是逼不得已,我很高兴她至少得到了一些保护。送货员下楼时我开了门冲她的背影喊谢谢,她头也不回地回喊不用谢,祝你度过美好的一天。我想我们都接收到了彼此的善意。

一小时前老板打电话给我,语气充满愧疚地说学校HR刚刚通知他,因为疫情原因很多公务停摆,学校资金周转困难,下周需要暂停我的工作。我首先确认是否与我的visa状态有关(是不是针对国际生),老板说不是,是全部非联邦工作学习(non federal work study)的学生雇员集体被停工,学校暂时只保留了家境困难、按需申请的联邦工作学习学生雇员。失去这份工作,我失去了一半工资,暂时还不清楚另一份助教工作是否会受到影响。老板反复道歉并强调我们的工作多么有价值,他和HR说他非常希望能保留这两位学生助理,但还要等到下周五才能知道下一步学校打算怎么做。

老板听起来很担心我的状况,又像是不想羞辱我,于是很隐晦地说除了物资,如果有其他需要帮助的地方也一定要联系他们,办公室的人都会很乐意帮忙。听到停工消息时只觉得惊讶,听到老板这么说才觉得几乎想要落泪。疫情之下人人都难,自己像被大船抛下,却又被小船捞起。即使要下沉,我也还不至于会孤零零溺水吧。

还好我还有父母的经济支持,停工对我来说并不算世界末日,我也可以把下周的时间集中拿来写毕业论文。但这大概是我读书到现在第一次感到与现实距离如此之近,我过去急切想要摆脱家人的控制、戳破高校象牙塔的泡沫,如今才体会到自己坐享无数特权而不自知。有多少人在疫情的冲击下不会这么幸运的有浮木可依,而是成了大船下沉的牺牲品。我尤其感到自己文字的无力。从此更要心怀感恩、埋头做事,不要做一个浮在天上的伪知识分子,而要想想自己的特权能给社会带来什么改变。也许今年博士申请不利也给我提供了一个机会,能让我好好想想到底什么样的研究话题才真的有用,我到底想在什么领域继续发展、想要怎样度过我的一生、怎么能让自己短暂的生命更有价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