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国 巴黎
美国 哈里斯堡
美国 普林斯顿
加拿大 温哥华

3月28日:疫情下的家庭日常 [by 阿麦]

[by 阿麦]

1.为口罩吵架

我爸妈最近都仍奋斗在超市一线,他们店里每天会给他们发一个一次性口罩。他们通常都是走路上班,大约半小时内可以走到,我们家住的这一带路上人烟不算多,走路的话基本上不会与人近距离接触。

今天,我爸下班后戴着口罩进了家门,那口罩是他上班戴了一整天的,我注意到他把这口罩取下后直接放在了他的书桌上,就去忙活其他的事情了。我问妈妈他干嘛不扔口罩,妈妈说他要省下来明天早上路上戴,但同时表示她觉得没必要。我当时立刻就很困惑不解,第一是我赞同我妈,觉得路上人烟稀少,可以不用戴。就算要戴,我也支持,可为什么要戴一个已经用了一天的?我明明也为他们准备了几十个新口罩。第二,我也担心他那么随意地把脏口罩在桌上一放,污染了家里的环境。

那会儿我爸去倒垃圾了,等他回来之后,我跟妈妈就跟他提出了这些质疑。我爸当然立刻就老大不高兴,随便找了一个不知道干不干净的塑料袋把脏口罩装了起来,要保存到明天。我又跟他解释说,脏口罩已经可以丢了,家里是可以支援给他新口罩让他明天在路上戴的。他又表示,不愿意用家里贮备的口罩,因为不知道这场疫情 会有多久,说不定以后店里也不发了,所以他现在要尽量用他们店里发的,哪怕反复用一下。

最后,我跟我妈都建议他从家里的口罩里拿一个,专门在路上戴,多戴几次也行。但工作的时候还是戴公司发的,戴完就扔,不要再往家拿。我爸终于服气,把已用过的口罩扔了(随手又把已装过脏口罩的垃圾袋放回了冰箱???)但嘴里不断嘟囔着,觉得我们小题大做,很“搁不住”。(我心想,最开始要在路上戴口罩的也是你啊,究竟是谁更“搁不住”啊……)

总之,一家人晚上就因为口罩的问题吵闹了一会儿,我后来又顺手把我爸放回冰箱的脏塑料袋也扔了。这事虽然不大,倒着实反应了我们家的一些价值观差异,我爸一直就最谨慎又最节约,所以才会觉得需要保存口罩到以后再用。可我已经觉得此时这个阶段就是他们最需要用口罩的时刻了,而且也比较乐观,认为家里的口罩还是可以支持他们到至少五月份(也是大部分人预估加拿大可以复工的时候)。

而且,明明是他最谨慎,可不注重卫生细节的也是他。我之前疑似的时候,要求和他们保持两米以上距离,还总要被他笑。唉,我真的是不理解。

2. 赵阿姨的太师椅

以上吐槽了我爸,接下来说说神奇的赵阿姨。

赵阿姨最近把家里的一把皮沙发座椅(那种可拉伸成躺椅的)命名为她的“太师椅”,只要早上时间充足,她必要喝咖啡,等咖啡因起了效果,她就去太师椅上一躺,裹着我给她从indigo买的毛毯,看着落地窗外的海景,感动地嚎上两嗓子并感叹“生活是多么美好啊~”。有时她也把自己比作过去那类躺着抽大烟的人。

今天又是赵阿姨的休息日,所以她很快又来了这么一出,今天她看着海面想到的是好妹妹的《风从海面吹过来》那首歌,于是我们在家放了一早上的好妹妹。之前我妈用我原来的手机,无意中听了很多华语民谣,知道了诸如好妹妹、赵雷、大乔小乔、邵夷贝、李志等人(暴露了我以前的听歌口味),她经常觉得自己很年轻,疑惑地问我,她们那个年纪的其他人现在在听啥?

3. “什么是病毒”

昨晚我爸非要拷问我”什么是病毒”,我答不上来,他就抓着我进行科普教育(我当时心里急着要跟蓝哥打电话!)…

今天早起之后,我妈说你爸昨天晚上跟你讲病毒是啥的时候,我听着听着呼一下就睡着了,他话音刚落,我就又醒了,撒泡尿继续睡,还是不知道病毒是啥。

4. 男女和情绪化问题

和我妈探讨过,女性是否总是更情绪化的问题。我妈还特意问我爸,他为啥总是很平静,我爸说这是定力好。哈!

我妈还悄悄问我,蓝哥跟我相处的时间里有没有发现我的情绪化倾向?我说当然有,尤其最近看疫情新闻,然后又悄悄告诉我妈,蓝哥是个比我爸情绪还要平静的人。我妈很无奈,估计已经把蓝哥也划分为那种喝了咖啡也是浪费咖啡因的人了,哈哈哈。

Anyways,尽管刚才吐槽了我爸,但我和我妈都一致觉得,我爸能做到在我妈嗷嗷唱歌、蹦蹦跳跳又情绪激动的时候不谴责、不judge、非常包容,已经相当不错了。